每天都睡不醒的我执

东凯双担rps粉/楼诚双担cp粉/凌赵双担cp粉
👌

【凯东】囚鸟(4)

被屏到没脾气,全文走链。


看完回loft打个卡呀~


——————————————————

本来想着jun训完写了5再发4,结果开学忙到无法摸鱼…就先发着吧。

【东凯东】白T恤还是粉外套

今天大帅哥上线啦  快乐摸鱼一哈

————————————————————

出门前小王正帮他确认证件是不是齐全,转头看见人穿着白T恤就溜达出来了,赶紧推他回房:“这衣服小了,你怎么又穿我的?”
靳东拉了拉下摆,很有些不满:“哪儿小了哪儿小了,这不挺合身吗。”
合身?紧巴巴的…这能穿到外面去么!王凯没敢再说这衣服他自个儿穿上是空晃晃,摸摸靳东手臂赶紧改口:“是,合身,特好看——哥你看再披件衣服是不是好点……没,没,不是说你胖,粉色精神啊!”
给他挽了袖子,出门送到地下停车场,王凯站在电梯间里颇不舍地看他,靳东迎着他目光笑,又有点招架不住,说:“再看我舍不得上车了。”
王凯也笑起来,到底开口催他赶紧去机场,不要误了点,一路平安,落地记得发短信。

王凯关于加件衣服是正确选择的念头在吃过饭看到微博上一片“可爱美味粉色超甜”以后……动摇了那么五六七八秒——算了,总比看紧身衣好吧。

【凯东】论德约胜利后庆祝的合理性

前几天的摸鱼产物   庆祝德约胜利

无论如何,跨界歌王总是要看的啊

有错处都是我的

诸位下了车记得回来打个卡呀…

————————————————————

北京没有完全静谧的夜,这里时刻沸腾,时刻热闹,但眼下这个只有电视机屏幕亮着的房间里,的确安静得——比喻俗一点也不要紧——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一室荧荧,两双眼睛,三罐啤酒,零零碎碎摆了半桌子的下酒菜。

屏幕上德约和纳达尔的比赛进入到最后阶段,靳东舒展一下身体,放松了点心情,同王凯说德约大概要赢。

他话里藏不住的高兴,王凯忍不住也笑,转头去看他,这时候靳东视线已经重回屏幕,侧脸在闪烁光线里英俊得能要人命,他没忍住,捱过去吻他一记。

在一起久了,靳东此刻横他一眼他都知道里面有几句话。克制着没再撩他,王凯笑着躺回沙发靠背,修长手指摩挲着下巴,心想,待会赢了庆祝一下。

胜负尘埃落定那一刹王凯也激动,高兴得手上啤酒一晃,撒了点在两人身上,靳东正是兴奋劲儿上,笑得眉眼弯弯,很满意地接过啤酒,仰头灌一大口。

王凯看他喉结滚动,觉得自己嗓子发干,他向来是行动派,说庆祝就决不含糊,啤酒刚移开他脸已经凑上去,咂着靳东嘴里的啤酒味儿止渴。

靳东差点没呛着,倒也抬头任他亲,呼气喘息里都是淡淡酒味,明明没喝多少,脸上已经发烫。

“一杯倒啊哥。”王凯轻轻咬他喉结,一翻身跨坐在他大腿上,居高临下摸/他胸膛,笑他不胜酒力。

“哪有那么夸张……”靳东手按上对方肩膀,不轻不重抵着,是推拒更是欢迎,嘴上不服输,“还真信我是一杯倒啊?”

是,我不信,也不知道谁次次聚会喝多了软着身子被我搬回来。王凯暗自腹诽,伏在他锁骨处偷笑,他一颤靳东就发现了,威胁/性/地拍了他屁/股/一下,拍完手没拿下来,极其情/色/地开始揉他。

王凯瘦归瘦,一直是腰/细/臀/翘,手感太好,他摸得心头火起,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但王凯之前想到这人醉态,八分/欲/望/烧成十分不安好心,拿庆祝做由头和他干杯,当然舍不得下狠手灌他,只是啤酒喝点儿并不妨事,于是干杯来干杯去一听半啤酒全进了靳东肚子。

酒是个好东西。

王凯很满意地看着底下人逐渐湿润的眼睛,想,就这样吧,再喝对胃不好了。

这点啤酒离醉当然还差得远,但反应力已经下降,靳东眨眨眼,王凯感觉他睫毛都比平时动得慢。乖顺又听话的样子,问题却出其不意:“跨界歌王,不看啦?”

王凯没料到他这时候还惦记着那个,哭笑不得,的确说好看完网球就看跨界,但眼下,他摸到靳东/两/腿/之间,轻车熟路让对方硬/起来,冲着他笑笑:“还有心思看节目?”

男人硬/起来的时候脑子就转得更慢了,况且靳东并没有认真听他在说什么,意味不明地哼一声,自己手也握上去,按着王凯的手瞎揉。他穿着睡裤,那点薄薄布料在两个男人的手劲下等于没有,揉高兴了,探身亲王凯一口:“裤子/脱/了。”

哟,这是还没放弃。王凯手上用力把他裤子/扒/了一半,指挥他动:“来,抬起来。”

靳东缓慢地抬目瞟他,目光里没多少赞同,但还是动动/腰,遂了他的意。

真乖。这话王凯没敢说,真把师哥逼急了算盘也没法打了,见好就收,才是正道。

打卡乘坐小破车…

————————————————————————

【凯东】他是猫(完)

可点tag查看前文orzzzzz

是个AU  OOC预警一百遍

有凯东车,慎


————————————————————————

靳东再醒来时,先感觉到唇上有些什么,然后才有温度感知——热。全身都在发热。他迷迷糊糊去推身上压过来的影子,影子不动,压得更低。

这一推不奏效,他才撩起眼皮,不想正对上面前一双漂亮的暗金色圆眸。

又来……?

对方可不管他在发什么呆,亮着眼睛凑得很近,小兽喝水似的,舔了一口面前微张的唇。湿润的触感太真实了,靳东整个懵圈,大脑混沌,反而没有之前那样怕,他眨眨眼睛,下意识探出舌头,想舔舔自己濡湿的唇。

可他刚探出舌尖,就被吻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里里外外亲了个透,眼睛都忘了闭上,只看见王凯睫毛扑闪,瞳孔在光下缩成溜溜的圆,直盯着他。来自生理本能的压迫感重新爬上脊背,靳东正要往后缩,就被人按住了。

王凯撑直手臂,把他笼在身下,好奇似的,歪了歪头。

怎么看都像是捕食前奏。


猎物思绪都还没苏醒,小豹子就扑上来了。他叼住靳东柔软丰厚的唇瓣,含在唇齿间摩挲。因为是在对方注视下明目张胆地来,居然比之前感受到的滋味还要好,忍不住贪求更多,很轻易地再次探进去,纠缠着那湿软的舌不放。

靳东高兴得晕晕乎乎,灵光一闪悟出这是个连续的梦——人物地点写实,这就是chun梦连续剧啊。


王凯亲着亲着感觉到对方手往下边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双冰凉凉的手就伸进来了,肆无忌惮在胸膛上巡游。震惊之下忘了动作,就听见身下的人不满地哼唧:“快点啊?”

这个剧情发展实在超过采花练习生的经验了,靳东麻溜褪了浴袍把人压在底下时他还在瞠目结舌。靳东有些不耐,又觉得这梦难得,仗着一点主宰者的幻觉居高临下看向对方。恼火的是那双眼睛仍然让他心悸,索性移开目光直接上手,王凯穿的家居服,兜头掀起来就盖住了脸,靳东很满意地吻他,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感觉到呼吸热度,心跳还是生生快了不止一拍。

眼睛盖住就什么羞耻感都没了,他顺手扒了对方裤子,手握上去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太tm逼真了,这个触感。靳东没控制住,缓缓动了两下手,王凯腰就跟着用力地抖。线条好看,挣扎有力,靳东看看那腰,又看看手里的东西,忍不住干咽一口唾沫。

梦里不会痛的,没事儿。

他没好意思摸自己底下的情况,只隐约感到湿意,红着脸就想往上坐。奈何不得章法,顶端蹭了几次,又堪堪滑过去。

王凯是给他吓懵了,总算在酿成大错以前回神把人拽开了:“祖宗诶,要润滑的。”

靳东重新被他困进怀里,迷迷糊糊想着这梦太有意思了,挡下对方起身的动作,腿重新缠上去,好死不死往那一块蹭。


用不着,不痛。


靳东闭着眼睛和对方较劲,喘息声直往王凯耳朵眼里钻,底下也不安分,就蹭着闹腾。

他妈的梦里也要守身如玉?守身如玉之前又撩个屁啊。靳东已经腰发软,一来二去还弄不好脸都沉了,嘟嘟囔囔我的梦还治不了你了,王凯这才晓得他是什么情况,本来就憋到眼红了,听见这话直接上手呼噜他:“不是做梦,你醒醒。”

神经…靳东一抬眼,撞进他颜色渐深的眼睛里,颈椎都快僵出声音了。

王凯眨一眨眼睛,一片温柔的深蓝色,靳东却一路凉到心底。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双眼睛,生理性的压迫退去了,但与此同时,一种更沉重的、更致命的东西混合着巨大的羞耻感猛然砸下来,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王凯自知理亏,脑子也一团乱。这让他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做了一个当下绝对错误的决定——他捧住对方的脸,想要给他一个轻吻。

几乎是出于本能而非理性思考,这只受惊过度的猫给了他一爪子。


距离近,王凯也没想到躲,这一下结结实实挨到肉上,声音大得吓人。

靳东推开他坐起来,沉着脸,看上去在思考,其实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但他眉宇太有威慑力,不笑就显得有些硬,王凯不敢招惹他,慢慢立到床边,头耷拉着,脸上浮现出一点红痕,看上去狼狈又局促。

“对不起,哥…”年轻人终于从疯狂里缓过神来了,但舌头还是打结,事情做到这份上,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只好又说一次,“哥,我错了。”

靳东恨不能再打他一遍,错?你小子错哪了,说说?但这些话他都没讲出口,看到那几道红印,第一个念头居然不是解气。

还好最后收了劲。

这个念头陡一浮现,他没忍住在心里又骂了句脏话。一不留神,这话溜出来给王凯听进耳朵,他说不上什么滋味,头低得更低。

然后听见床上的人叹口气,把他拉开,按到床边坐下。对方自个儿下床披了浴袍,神情里看不出心思:“坐着别动,等我一下。”


他也不敢问为什么,傻在那里,靳东回来时手里握了条毛巾:“别傻着,头抬起来一点。”

靳东扶着他下巴让他抬头,毛巾轻轻贴上去:“没有冰袋。拿这个将就一下。”

这下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心跳又重新快起来,王凯盯着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靳东察觉到视线也不看他:“我脸上有花?这么盯着。”

“其实不痛……”

靳东很快地瞟他一眼,冷不丁戳他一下,“嘶”,王凯不自觉往后缩,靳东皱起眉:“这叫不痛?”

他像还想说什么,没讲得出口,暗地里咬咬牙继续弯腰帮他冷敷。


一弯腰,之前随手披上的浴袍系都没系,随着动作完全散开来,衣服底下修长的一双腿绷得笔直,王凯目光往下探,靳东自然发现了:“被打得还不够?”

王凯把视线收回来,认真地看他:“你不怪我,再打一次也行。”

“你这不是道歉,是胁迫。”

“那我怎么办?”他先委屈上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靳东觉得毛巾不冰了,直起身想去换一块:“不怎么办。”

“那你还生气吗?”

靳东想这问题真是蠢极了,但看到对方有些小心的诚恳神色心又软了:“我没生气。”

他顿了顿,似乎在挑一个合适的词语:“我这是…嗨不和你说了。”

你看起来就是在生气。王凯摸摸鼻子,无奈地想,可看着人到对面洗漱台旁洗毛巾的认真样子,又忍不住有些想笑。

洗完毛巾回来时,他脸上的傻笑还没下去,靳东啧了一声,手上动作却更轻了。毛巾没全拧干,水直往下滴,他想了想索性把毛巾放到一边,手很自然地贴上去。本意是觉着手也冷,又不往下滴水,等于代替毛巾了。贴上去才觉得不对。这姿势太暧昧了,等于是把人捧在手心里,略有些窘,正想抽回来,王凯就握住了他的手:“你这也太冷了。”

“反正是夏天,不会感冒。”靳东用了点力气也没能抽回手,反而给人拉过去了。

王凯仰起头来看他,墨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慢很慢地开了口:“不用这么麻烦。亲一下就好了。”

他也拿不准自己这是趁热打铁还是硬着头皮作大死,看靳东没说话也没挣脱,心提到半空,才看着对方慢慢合上眼凑过来,竟是默许了这个完全不符合逻辑的要求。

点我吸猫(。


——————END——————

拖了很久才转成电子稿的一篇旧文

大噶多在评论找我玩呀qwwq

【凯东】尝(pwp)

Warnings:主bj;有颜x;……非常短

RPS 慎慎慎点!!!

送给 超可爱的@Saccharin 


2018始发手推车


全篇外链的一个End23333

——————————————————

一个题外话:石墨现在分享链接要验证手机号了

顺便,大噶看完能不能回lo来反馈一下呀🙈

【凯东】同床共枕

想不出标题了。这次应该是个糖。
(下午丧了一会儿忍不下去了  还是想摸鱼吃糖)
厚着脸皮求大家回应一下我qwwwq如果不给小红心 看完吱一声都好(捂脸)
————————————————————
靳东没睡得着。
他不习惯和人同床。和王凯关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睡一张床,觉得别扭。
他睁着眼躺了半天,没忍住,下床找烟,抽出来一支又怕把王凯吵醒。一个人坐在茶几边,呆呆的,看着床上一团模糊的黑发呆。
今晚月光不大,从天际落到房间里已经没什么亮,隐约看见被子拱起来一个弧度。
那个弧度底下是王凯。
他手上挂着一支没点的烟,因为缺觉,眼睛酸痛头脑昏沉。但意识是清醒的。
那是王凯。
那是王凯。
不是别的人,也不是别的什么关系,什么原因。那就是他失眠的根源。是王凯。
这个念头把他钉在椅子上,僵硬得像入定,心里狂风暴雨,面上却板一张脸对着空气。
为什么是王凯呢……怎么会是王凯?什么时候的事?他自己也全然不知。好像所有不看不听不想不念,在这个同床失眠的晚上,全都翻出来,找他算总账来了。
妈的……栽了。他手都有点抖,下意识把烟去按灭。碾了半天烟头,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点火。
他又坐了半天,抬腿回床边。
走近了才看得到,这叫他难以入梦的年轻人侧面居然这样脆弱。脆弱又美,沐浴在月色里,唇很薄,下颚线条很锐利,安详阖着眼,呼吸几乎听不到。
鬼使神差,他凑过去,吻他的眼和唇角。
一触即离,自己一颗心都要跳出来,同手同脚躺回被子里。
睁着眼,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醒来,大概心理作用,他总感觉王凯知道什么。
刷牙的时候,王凯问他,睡得好吗。
他含着牙刷,含糊说,好。
转头看见王凯靠在门口冲他笑,笑容灿烂,但总感觉透着一点焉儿坏。
他心紧了一紧,可王凯什么也没说,笑过就走了。他在原地摸不着头脑,看到镜子才发现自己居然也在笑。
傻笑那一种。

到片场李雪小声问他,睡着了吧。
他不和人同床李雪这一帮人是知道的,以前哥们儿出门喝酒撸串开房熬夜看球赛,第二天所有人四仰八叉醒过来,永远只有他合衣缩在椅子上,睡得端正又别扭。
这习惯被李雪他们笑了好几次也改不过来,因此这回王凯房间安排出了岔子,靳东主动把人揽过去时李雪还担心这事儿。
没想到靳东说,没事,睡得挺好。
太阳今天从西边出来一次。

这一段景里戏多,而且天公不作美,下大雨,室外戏拍不了。于是决定又留一晚。晚上戏不多,收工之后没地方可去,大家都早早回房——王凯没和靳东同路,说去超市买点东西。
哦,买东西。靳东颔首,拿了他房卡往回走:因为只睡一晚,也就懒得再配多一张了。
没有王凯在,他心安很多,尽量不去想昨晚,从行李里翻衣服准备洗漱,刚收拾好就听见敲门。
三下两下,很轻,但还是像敲在心上。
他拉开门,王凯兜了一大袋零食在胸前,零食比人先进门。
靳东侧身让他进来,忍不住瞪大眼睛:“怎么买这么多?”
“好吃啊。”王凯回得理所当然,笑眯眯地,把袋子放桌上,转头看到他收拾出的东西,“哥,你现在洗澡吗?”
“是啊。”他听见这个称呼都差点同手同脚,绷着表情去拿衣服,结果路过王凯时人一伸手,把他拦在身前。
靳东不明所以,转头看他。
王凯还是笑眯眯的,仍然很理所当然似地问他:“今天不亲一下了?”
靳东,1976年12月22日生人,长这么大,头一遭知道大脑当机是什么感受。
——————————TBC—————吧———————

【东凯】陈年旧事(现实向)

又名“北京看大戏前半段观后感”
可能算刀,丧着写的。看起来是个单箭头。
没有剧情逻辑,也就几百字吧。陈年旧事了。

——————————————————————

他站在台上无聊晃荡。手插袋,穿五分裤,露出来的一截小腿冷飕飕。
忍不住想看表。忍了再忍,神游天外。
右边某个合作拍档还在说话,是胡歌。他有点不清不楚的烦。上台前说他们两要多互动,结果节目没这么安排,反倒是胡歌和另一个人交流多。
烦不在于被人抛在人堆里。总之不是合作拍档的问题。
他转过头去看听胡歌说话的人。
蓝色西装,衣着普通,身材普通,发型普通。像街边上下班行色匆匆的白领。
然而他知道他有多迷人。
对戏,台词,开怀大笑,借火点烟时平淡的呼吸声。
点点滴滴。
不知道和长相有没有关系,甚至,他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让他觉得这个人迷人。好像眼睛离不开一样,贪婪汲取温度。没有回应是小事,只要能注视着靠近他就好。哪怕是握手击掌都好。只要能感受他。

彼时他有些无措,站在刘涛旁边,看着胡歌和那个人拥抱。羡慕和一点微妙的醋意在蔓延。他尽量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时候他还不知道,在不久以后,他连和那个人同台,都轻易不再重演了。

———————————没了———————————

【东凯东无差】一个深夜电话

越到期末季越喜欢摸鱼(。)
一个很没逻辑的rps现实向脑洞。应该是刀?orz
还是欧欧吸预警一下_(:з」∠)_

——————————————————————————

靳东被来电铃声吵醒时头还晕着,起床气都没来得及有,以为是闹钟,实在想不到有事没做,但还是不情不愿坐了起来扒拉头发,顺手要关闹钟。结果划拉两下铃声还在继续,吵得脑仁儿疼,拿近了看才发现是电话。
来电提示:王凯。
这个名字让他清醒了一点,但也没太缓过味儿来——否则他不会在看到来电显示的第一秒就滑开了接听键。
接起来之后他没说话,那边也没声儿,好像只是拨错了一个电话,可能手机主人都没发现。
但他隐约听到近在咫尺的呼吸声。
一下,两下。
气流和着一点不清不楚的电磁杂音落在他耳边,明明白白,无可否认。

沉默没有持续很久,那边拖长了声音叫他:“哥……”
靳东几乎是哆嗦了一下,整个人像突然绷紧了弦的弓,头发丝儿都僵在了空气里。
上一次经受这个称呼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小孩儿拖着长腔叫他,叫完了也不说话,站在旁边吭哧吭哧憋笑,有一点心照不宣的得逞骄纵。
“哥…”那边好像叫上了瘾,一个人瞎嘟囔,也听不太清楚,好半天才有一个完整句子,“你在干嘛呢?”
荒唐得靳东都快笑出来了。
他说:“王凯,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结果对面傻乐几声,说:“世、世界读书日嘛。你在看书?”
什么玩意儿……靳东哭笑不得。其实他刚也没顾上看时间,这时候翻腕看手机,也愣了一下:凌晨四点。他还以为已经天亮了。
“现在凌晨四点,你还不睡呢?”
“哥,你看书看得挺晚哈。”
简直对牛弹琴。
满腔焦躁都没了,靳东忍不住笑,语气就缓和下来:“喝了多少?”
“没、没喝…”醒的时候这小子不大会骗人,醉了越发,舌头和脑子都绕不过弯来,“就一口,喝了一口!”
靳东懒得戳穿他,只问:“你经纪人呢?”
问出口才觉得有些奇怪,过去他常问这话,自己公关团队几乎没有,倒是爱操心师弟的班子,看见人四处蹦跶就喜欢敲他一下,问,经纪人呢。李雪笑他管得多,“没见过事儿这么多的师哥”,他不在乎,王凯听得进就成。
管惯了有些难改,其实一天两天扯明白算,过去也没多长时间供他瞎操心。然而这仿佛早成为经年累月的习惯,他自己也找不出源头,只知道这病顽固不化。

让焦躁再次升起来的不只是他自己的脱口而出,还有那边重新搬出来的沉默。
他有点烦心,耐着性子又问一遍:“经纪人呢?你还在外面吗。”
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怎么,王凯靠在酒店床头,很是理直气壮地回答他:“是啊,还在外面。”
靳东无意识皱了一下眉,劝他:“不要玩太晚了,还要小心被人拍到。”
“知道了。拍到也没事,喝点酒而已。”
完全忘了自己刚说过没喝酒。
靳东想不出什么话好说,要说的太多了,但好像又一个字都不能说,对着醉鬼不能说,对着清醒的人更不能说。
他不挂电话也不说话,两个人居然就傻握着手机又沉默了好一会,只听得见呼吸起伏。靳东坐在一房间的黑暗里,只有脸侧耳边透过来一点手机光,加上睡意昏沉,恍惚以为是在做一个不好不坏的梦。
那边突然清了清嗓子,没头没尾地说:“你又不在这儿。”
“嗯?”靳东没反应过来。
“你不在这,拍到什么也没关系啊。”王凯笑两声,说,“我们两被拍到,才不得了。”
这话由王凯对他说,情绪就太复杂了,靳东一时说不出话来,王凯还不管他,自顾自说话:“哥,你去不去看我电影啊?”
靳东这下也就两秒钟没声儿,他就急了——要不怎么说喝醉的人不讲理,立马嘟嘟囔囔,听不太清楚具体的,但怨气很分明,大概说他又不是没时间怎么电影都不肯看,也就是喝醉了敢说,抱怨天抱怨地,最后一记绝杀。
他问靳东:“哥,你真讨厌我啊?”
操。太要命了。  情感先于理智开口,他听见自己讲:“怎么可能,我…”
理智到底复苏了,最后半句卡在嗓子眼里,听见王凯追问了一句:“你会看的吧?”
行吧,醉了有醉了的好,不用掩饰应付,他自己给带过去了。靳东把那半句话咽下去,说:“会看,肯定会看。”
他把肯定两个字咬得很重,好像后半句话的所有情感都装在这个肯定里,绝不毁诺,也不再开口。

————————————————————————

手机排版 多多包涵orz
有错字请一定要告诉我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