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东凯双担rps粉/楼诚双担cp粉/凌赵双担cp粉
👌

AI很懂呀……
凯东是真的!🙊

【凯东】囚鸟(4)

被屏到没脾气,全文走链。


看完回loft打个卡呀~


——————————————————

本来想着jun训完写了5再发4,结果开学忙到无法摸鱼…就先发着吧。

【凯东】囚鸟(3)

被屏到心烦  直接外/链吧   

有一小段真/qiang/实/弹…


点tag可查看前文


——————————————————————


石墨


点这个图链 文链被屏了

等到靳东回/魂时底下已经嘀嗒在淌//精,前后都湿得不行,王凯靠在床头揽着他,一脸餍足,舒舒服服揉乱他一头黑发,时不时掐一把脸上软肉。靳东一动腰,痛得嘶一声,低头去看时腰上都是青紫指印。

王凯看他低头,象征性摸了摸他的腰,说:“痛?在这里住两日吧。”

靳东眼睛一亮,想了想,却又摇摇头:“周日要去拿货…”

王凯从不留人,没想到第一回开口就被拒绝了,有点哑然,但听靳东意思像是失落,于是也没不爽,说,那就算了。他手从靳东脸上滑下去,摸/他脊骨,又捏捏手臂,突然看到他肩膀后面留了印子,仔细一瞧,好几道红痕,沿着颈骨延伸出一线,已经消得看不出是什么弄的,但星星点点,在白皙/皮/肉/上很显眼,王凯摸了摸那里,要笑不笑地道:“这是什么人留的?”

靳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对上王凯的眼神,只听他说:“在我这欠了债,还要去还别人的情?”

————————————————————————

【凯东】囚鸟(3)

被屏了   再发一遍  真的不想走外链(。

(求求不要再屏了orzz

前文:(1)   (2)

-----------------------------------------------

最后还是手/口/并用帮王凯再弄出来一次,又被指使去做饭。王凯she了两次,舒舒服服耷着眼皮休息,靳东翻箱倒柜,凑出几碟凉菜先端上来给大佬打发时间。

他长手长脚缩在桌子底下太久,爬出来时腰酸背痛,穿衣服都慢半拍,王凯索性让他别穿了,直接赶进后厨颠勺。

王凯已经洗了手,修长指尖拈了颗花生丢进嘴里,笑笑地看着只穿了条内//裤的男人重新转回厨房,就着美//色下酒,心里却是有念头打转。靳东不了解,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从来只有人服务到位,哪里轮得到他劳累给人打/手/枪。可再一想,靳东那一阵呻/吟的确搅得自己心里燥/热,怎样都是爽,也罢了。

虽说当了老板,但靳东厨房功夫并没落下,当初带大他的老伯的手艺他学了个九成九,平时招牌菜也都是他来。拆了刚进的一批海鲜,开烧烤架又滑一道锅,颠勺做得行云流水。大大小小的铁板和浅口碟端出来铺满半张桌,王凯叫停时他正好把一份牛油花甲用锡纸封起来摆上烧烤架,回身笑笑,应了声好。

王凯摸了双筷子开吃,他吃东西虽然不挑,但要求不低,不过靳东还是很有一手的,不然那天他赤//膊兄弟不会打包票好吃,拖了他来这个大排档。没吃多久靳东就端了最后一个碟子上来,撕开锡纸香气扑鼻,看见王凯吃得痛快,厨师的自豪感涌起来,忍不住确认一遍:“好吃么?”

“好吃。”王凯吃饭的时候很专心,只分了他半个笑——但饶是这样靳东也愣神了一刹,才知道坐下同他一起吃。

胡/搞一场,两个人都饿了,满桌子菜扫荡得干净。吃得饱了,王凯居然有些瞌睡,他看着靳东光/着/上身握着筷子和一颗花生搏斗,抿出一个笑,还没说话,突然心里一紧。

他有点太放松了。如果有人今晚动了心思,从靳东这里下手,他十有八九已经栽进了河底。

快乐和刺/激他都不怕,唯独放松值得jing惕。

王凯慢慢放下筷子,抖抖西装,靳东赶紧放了碗送他,裸/成这样也没法走到外间,掀开帘子的时候他几乎要说“我以为你会在这里过夜”,但心里知道他和王凯是有欠有还的关系,这话已经逾矩。只能一言不发,看着那道西装背影转过墙角,听见皮鞋踢踏远去,发动机轰鸣逐渐逼近又逐渐消失,才转身进去,扶着腰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内间。

靳东本以为再见王凯又会是几个月以后的事,不想还不到二十天,王凯就派了人来接他,一路送到太平山腰,管家请进门,靳东被客客气气搜过一遍身之后,站在空旷大厅里,对王凯这个黑//帮话事人的认知又上了一层。

家族内部传了这么多年的帮派早已不仅仅是黑//道那么简单,各行各业势力渗透,能见光不能见光的钱堆成金山银山,王凯一个非家生子披荆斩棘一路上位也不过几年时间,已经能大摇大摆住进太平山腰,同巨富比邻,仿佛掌控大半个港市风云。

王凯处理完事务,走出房间从上俯瞰靳东。他眼神锐利如鹰,自上而下描摹男人轮廓,靳东天生肩平腰直,一身休闲装立在堂皇大厅里,面上没有半点不自在,沉静又美,王凯少说有些讶异,不由得挑了挑眉。

这小老板是挺有意思的。

他盯得太久,靳东若有所觉,抬头看向高处,正对上王凯的目光,下意识露出一个笑容。王凯站在栏杆边看着他,向后挥了挥手,让人把他带上来。

进了房间王凯就让他帮自己脱/了/衣服,坐在床上等人脱/光了帮他//口。温热口腔一贴上来,王凯就觉得身体有了些兴奋冲动,小腿抵着对方的背,低头欣赏那张逐渐写上情//欲的脸,随口道:“你倒是自觉。”

靳东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嘴上没有停,眼睛却抬起来看他。王凯笑笑,摸摸他柔软的头发:“乖一点,好处自然不会少。”

王凯看得出来,靳东听了这话不是很高兴,但也就是一瞬间,马上收敛好情绪。王凯往年见多了身娇体软玫瑰似的漂亮少年,他平时在床/上也吃撒娇卖嫩那一套,只是这一下的确体会到了睡/年长者的好处,不像小崽子容易矫揉作态,免了探问调笑,倒乐得轻松。

任他舔了一阵子,王凯摸着他下巴把人拖上//床,塞给他一支润/滑,眼神示意他自己弄。靳东到目前为止还没真qiang实dan和王凯做过,不过第一次王凯嫌不方便,按着他在墙边只臀/缝里弄了一回,走的时候撂下话要他多学学,准备一下——准备什么,不言而喻。

只是看视频和实cao很不同,靳东在冷气里捣/弄得额头都冒了汗,都还没能吞进去第三根手指。王凯看够戏,终于硬/得有点难受了,拍拍对方的屁//股接手润/滑/剂,两个手指毫不犹豫地捅了进去,靳东自己还有根手指含在底下,这一下又被撑开一点,痛得皱了皱眉。王凯摇摇头,手缓缓律动,嘴上教育他:“还是得学,知道吗?”

“嗯……”靳东眉头解不开,努力放松身体适应那几根手指,手撑在床/上,微微有些抖。

王凯只摸索了几下就找到了前//列//腺位置,不紧不慢按下去,靳东立刻叫出来,声音居然很有些媚,听得人邪//火直蹿。

他手上用力,碾压那一点,靳东声调一颤,随着抽/插频率直喘。

王凯耐着十年难遇的好性子给他扩/张半日,最后让靳东放弃了脐/橙位,让人靠在床头抬着腿,自己一点点挤进去,端详着靳东皱眉闭眼的那副英俊面孔,勉强原谅这家伙业务不精。等全进去,王凯已是耐性全无,掐着那把软/腰就开始动。

靳东底下吃得深,又缠得紧,王凯动起来他就哼,生//理上扛不住,扭着肩膀想逃,王凯按住他,越cao越快,一把劲瘦的腰拧着,只管长进长出。他底下被后//穴咬得正舒服,十分来劲,手指探上靳东脖颈稍一用力,感觉底下又吸紧三分,等放开力气虚虚地搭着之时,靳东挣扎着要握他手腕,王凯眼睛一眯,底下动作放缓,看他是不是要反抗。

靳东第一回就被这么cao根本掌不住,意识丢了大半,手指摩挲着王凯一把光滑腕子,胆大包天拖了手居然要吻他。王凯瞪大眼睛,看他抓着自己的手抚过有些干燥的唇,抿着指尖,扯出一个恍惚笑容。

这一瞬间王凯心跳如擂鼓,手指顶开两片饱满唇瓣进进出出,感觉口干舌燥,怎么/操/他都觉得不够深。

等到靳东回魂时底下已经嘀嗒在淌//精,前后都湿得不行,王凯靠在床头揽着他,一脸餍//足,舒舒服服揉乱他一头黑发,时不时掐一把脸上软/肉。靳东一动腰,痛得嘶一声,低头去看时腰上都是青紫指印。

王凯看他低头,象征性摸了摸/他的腰,说:“痛?在这里住两日吧。”

靳东眼睛一亮,想了想,却又摇摇头:“周日要去拿货…”

王凯从不留人,没想到第一回开口就被拒绝了,有点哑然,但听靳东意思像是失落,于是也没不爽,说,那就算了。他手从靳东脸上滑下去,摸他脊骨,又捏捏手臂,突然看到他肩膀后面留了印子,仔细一瞧,好几道红痕,沿着颈骨延伸出一线,已经消得看不出是什么弄的,但星星点点,在白皙皮/肉上很显眼,王凯摸了摸那里,要笑不笑地道:“这是什么人留的?”

靳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对上王凯的眼神,只听他说:“在我这欠了债,还要去还别人的情?”

-----------------------------------------

绞尽脑汁使用分隔符T T

【东凯东】白T恤还是粉外套

今天大帅哥上线啦  快乐摸鱼一哈

————————————————————

出门前小王正帮他确认证件是不是齐全,转头看见人穿着白T恤就溜达出来了,赶紧推他回房:“这衣服小了,你怎么又穿我的?”
靳东拉了拉下摆,很有些不满:“哪儿小了哪儿小了,这不挺合身吗。”
合身?紧巴巴的…这能穿到外面去么!王凯没敢再说这衣服他自个儿穿上是空晃晃,摸摸靳东手臂赶紧改口:“是,合身,特好看——哥你看再披件衣服是不是好点……没,没,不是说你胖,粉色精神啊!”
给他挽了袖子,出门送到地下停车场,王凯站在电梯间里颇不舍地看他,靳东迎着他目光笑,又有点招架不住,说:“再看我舍不得上车了。”
王凯也笑起来,到底开口催他赶紧去机场,不要误了点,一路平安,落地记得发短信。

王凯关于加件衣服是正确选择的念头在吃过饭看到微博上一片“可爱美味粉色超甜”以后……动摇了那么五六七八秒——算了,总比看紧身衣好吧。

【凯东】论德约胜利后庆祝的合理性

前几天的摸鱼产物   庆祝德约胜利

无论如何,跨界歌王总是要看的啊

有错处都是我的

诸位下了车记得回来打个卡呀…

————————————————————

北京没有完全静谧的夜,这里时刻沸腾,时刻热闹,但眼下这个只有电视机屏幕亮着的房间里,的确安静得——比喻俗一点也不要紧——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一室荧荧,两双眼睛,三罐啤酒,零零碎碎摆了半桌子的下酒菜。

屏幕上德约和纳达尔的比赛进入到最后阶段,靳东舒展一下身体,放松了点心情,同王凯说德约大概要赢。

他话里藏不住的高兴,王凯忍不住也笑,转头去看他,这时候靳东视线已经重回屏幕,侧脸在闪烁光线里英俊得能要人命,他没忍住,捱过去吻他一记。

在一起久了,靳东此刻横他一眼他都知道里面有几句话。克制着没再撩他,王凯笑着躺回沙发靠背,修长手指摩挲着下巴,心想,待会赢了庆祝一下。

胜负尘埃落定那一刹王凯也激动,高兴得手上啤酒一晃,撒了点在两人身上,靳东正是兴奋劲儿上,笑得眉眼弯弯,很满意地接过啤酒,仰头灌一大口。

王凯看他喉结滚动,觉得自己嗓子发干,他向来是行动派,说庆祝就决不含糊,啤酒刚移开他脸已经凑上去,咂着靳东嘴里的啤酒味儿止渴。

靳东差点没呛着,倒也抬头任他亲,呼气喘息里都是淡淡酒味,明明没喝多少,脸上已经发烫。

“一杯倒啊哥。”王凯轻轻咬他喉结,一翻身跨坐在他大腿上,居高临下摸/他胸膛,笑他不胜酒力。

“哪有那么夸张……”靳东手按上对方肩膀,不轻不重抵着,是推拒更是欢迎,嘴上不服输,“还真信我是一杯倒啊?”

是,我不信,也不知道谁次次聚会喝多了软着身子被我搬回来。王凯暗自腹诽,伏在他锁骨处偷笑,他一颤靳东就发现了,威胁/性/地拍了他屁/股/一下,拍完手没拿下来,极其情/色/地开始揉他。

王凯瘦归瘦,一直是腰/细/臀/翘,手感太好,他摸得心头火起,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但王凯之前想到这人醉态,八分/欲/望/烧成十分不安好心,拿庆祝做由头和他干杯,当然舍不得下狠手灌他,只是啤酒喝点儿并不妨事,于是干杯来干杯去一听半啤酒全进了靳东肚子。

酒是个好东西。

王凯很满意地看着底下人逐渐湿润的眼睛,想,就这样吧,再喝对胃不好了。

这点啤酒离醉当然还差得远,但反应力已经下降,靳东眨眨眼,王凯感觉他睫毛都比平时动得慢。乖顺又听话的样子,问题却出其不意:“跨界歌王,不看啦?”

王凯没料到他这时候还惦记着那个,哭笑不得,的确说好看完网球就看跨界,但眼下,他摸到靳东/两/腿/之间,轻车熟路让对方硬/起来,冲着他笑笑:“还有心思看节目?”

男人硬/起来的时候脑子就转得更慢了,况且靳东并没有认真听他在说什么,意味不明地哼一声,自己手也握上去,按着王凯的手瞎揉。他穿着睡裤,那点薄薄布料在两个男人的手劲下等于没有,揉高兴了,探身亲王凯一口:“裤子/脱/了。”

哟,这是还没放弃。王凯手上用力把他裤子/扒/了一半,指挥他动:“来,抬起来。”

靳东缓慢地抬目瞟他,目光里没多少赞同,但还是动动/腰,遂了他的意。

真乖。这话王凯没敢说,真把师哥逼急了算盘也没法打了,见好就收,才是正道。

打卡乘坐小破车…

————————————————————————

【凯东】囚鸟(2)

我可以做一个日更选手吗?

 

不搞道德教育和知识科普,r17,慎点

Warning:半强制口x

—————————————————————

早知道不用分割线了 直接可以上车


补了一个石墨图链 看看能不能开

——————————————————

诸位看完能不能回来陪我玩玩(…

【凯东】囚鸟(1)

脑洞来源小王男人风尚那组图。太港了,我心肝颤。

名字乱取的,是个AU,黑//帮话事人x大排档小老板,天雷预警(。

不搞道德教育,不搞知识科普,R17。慎点,慎点。
不适请右上角,万一有什么锅都是我的。

随缘更新  发出来送给 @Saccharin

——————————————————————————

这一阵,气象台言之凿凿台风过境,香港的天亦是很给面子,一整日一整日阴着,仿佛随时有倾盆大雨。然而实际上暑气依旧蒸腾,像是按了焖煮档,只有海水沸腾,乌云压境,难见和煦凉风。这样闷了几天,众人放松警惕,并不提防大雨,居民楼外照旧挂出内衣内裤甚至是薄薄夏被,招展成一片五颜六色。
作为大排档老板,靳东倒是早早地备好了雨棚,预备有雨时随时拉开。说来也巧,雨下起来的那晚他刚刚卸完货,前脚迈进门后脚跟就沾了雨。这雨蓄了太久的势,砸下来时声势很猛,食客哄然,他赶紧又回身去扯雨棚架,招呼店内的打工仔帮忙。架子前些天才上过润滑油,倒是很容易拉开,但雨太大太凶,从店面到雨棚的缝隙里哗啦啦淌下来,混着灰尘冲得一片泥泞。饭当然还能吃,但眼见着顾客都已经兴致缺缺开始结账,靳东也没办法,他接过熟客手上的一叠港钞,和人寒暄两句,感慨这雨下得不巧。
送走了人客,料想这样大的雨也不会再有人来,他帮着收拾了桌椅,嘱咐店员两句,就预备放他们回去。
他瞅瞅外面,又说:“雨大,停一停再走也行。”
轮班的两个人却是兴冲冲地拎了伞要跑,都说约了女仔,再大的雨也不能泡汤。
“哦,大晚上约会,怪不得这么急。”靳东手指头点点这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笑道,“去吧,冒这么大的雨接人,是演英雄救美了。”
靳东比他们俩大了也不过一轮左右,他们并不怵这个好脾气的老板,嘻嘻哈哈着挥挥手道了别就头也不回地冲进雨中,很快地隐没在了楼间窄道里。
才九点,往日这个点已经快进入人流高峰,眼下却是街道空旷,四处无光,靳东无奈地摇摇头,正准备关门回房整理账本就听见发动机的声音逼近,雨水四溅,耀目的车灯破开黑暗直奔店面——牌照和车型都是陌生的,然而他很清楚里面是谁。再清楚不过了。
没等靳东走过去,车已经停好,后座下来一个瘦高人影,大踏步进店,连鞋跟都没沾一点雨水。他挥挥手,那车又慢慢起步退回雨里,直接横在路边,静默而嚣张地无视不得停放的规则,缓缓灭了车灯。
“还看什么呢?”
靳东这才一惊,早已过而立之年的人居然有些无措起来,不知道视线该往哪放,过了两秒才出声道:“……凯哥。”
被他叫作“凯哥”的人一笑,那张显见比靳东更小的面孔于是更加动人,他漫不经心又理所当然地应下了这个称呼,拍拍对方的肩膀,大摇大摆往内间走:“进来吧。”
靳东在原地望着他背影发了好一会呆,才迈步跟上去。

算来已有两个多月没有见过王凯了。
他打听不到关于这位黑//帮话事人的具体信息,只能靠街坊邻舍和各色人客的闲聊听一耳朵,模糊知道对方最近算是悠哉,那大概是完全忘了当初那个对靳东来说其实荒诞又耻辱的约定了——他本应觉得庆幸,却无法控制自己在黑夜难眠之时想起那些零星片段,无法控制记忆里那些笑容、声音以及灼热/躯/体让他感到浑身发烫。
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

内外间其实转过一个弯也就隔了层门帘,里面还是大排档画风,叮铃哐啷的钢架桌椅,桌角码着高低几瓶酒,唯一不同只是干净整洁一些,桌面还贴了层格纹塑料装饰。
王凯捡了张有靠背的椅子坐下,习惯性要架起腿,又动了动调整姿势。靳东这才意识到他穿的是一套西装,和两个月前白T黑裤天差地别,不过哪怕这笔挺制服穿在身上,倒还是收敛不了那一股子江湖味。
王凯也没让他坐,扫了他两眼,自顾自点根烟,把“来给我kou”说得好像“倒一杯水”一样自然。
靳东腾地涨红了脸,下意识想去看身后的帘子:“在……在这里么?”
“嗯,怎么?”王凯笑了笑,架着二郎腿大大咧咧往椅背上一靠,抬头看向站着的人,“这儿不行?”
靳东不敢去看他似笑非笑的眼神,低着头嗫嚅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王凯瞧着他这反应禁不住笑起来,磕了磕手上的烟,放下腿,身子前倾隔着一小张桌子盯住他,眼神玩味而深邃,靳东感觉自己在那道视线下被看了个彻底,王凯看了他很久,看得他手都有些握不住裤缝线,久到以为他看破了自己心里的那点不可说。
然而对方最后什么都没说,重新靠回去时也只不过舒展了身子,岔/开/腿昂起头,是个自下而上却傲慢彻骨的命令姿势。这个坐姿并不文雅,但王凯面容冷厉,眼眉分明,做出来仍是十足的英俊派头,叫人只能顺从,难起厌烦之心。
靳东把视线移开,咽了口唾沫,说不上庆幸还是失落,他扶着腿慢慢跪下去,没有单膝缓冲,膝盖撞到地面的时候,有点沉闷的响声。他没有抬头,因此并不知道面前的人为了这声响,下意识往前倾了倾。
他人很高,即使跪着一双眼睛也还在台面上,但不敢抬眼,低着头,表情温顺里有点藏不住的苦恼,然而从桌对面看过来,那一双耳朵已经完全红了,瑟缩又可怜的局促样子。
看着这张脸,王凯心里突然升腾起肆/虐的yu/望,火气上涌,说不出来的烦躁。他不想理会这种心情因何而起,肆意惯了,能动手绝不瞎费脑子,抬脚就往人/下/三/路走,皮鞋顶在靳东腿间,在休闲裤上磨蹭出几道灰尘印记。靳东没料到这一着,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抬头看他,眼睛里情/欲/慌乱四窜,这反应让王凯觉得莫名舒心,他脚下适当加重一点力道,靳东表情扭曲了只一瞬就迅速低下头去,看不出来是痛苦还是快乐——但显而易见的,他已经半/勃/了。

【凯东】大凯小东(pwp,一发完)

清备忘录时看到的,完全不记得自己去年还写过这个……欢迎捉虫

纯粹是恶趣味摸鱼产物,强行年上,没有逻辑,慎入慎入。

——————————————————————

靳东一觉醒来,王凯裹在他臂弯里睡着,他小心把手抽出来,高一脚低一脚地晃去卫生间放水。洗手的时候水一激,清醒了,抬头看镜子的时候吓得差点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

这是他自己吗?怎么瘦成这个样子。

他对着镜子傻照半天,床上那位也起来了,从后面抱上来,毛茸茸的短发蹭在靳东脖子窝里,怪痒痒的。

王凯含糊着问他哥你干嘛呢,半晌听不见靳东回话才松了手去拿牙刷,可牙膏还没挤,看见靳东正脸他就愣了:“哥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了?”

靳东端详了这一会儿,基本已经弄明白怎么回事了,挑一挑眉糊弄傻孩子:“梦里减肥成功了,怎么样,成效不错吧?”


压着一头雾水的师弟一起洗漱完毕了,他才肯揭晓谜底。

变小这个情况对靳东来说并不陌生,只是这回缩水得有点厉害,估摸着是小了有七八岁,他自己才也吓了一跳。王凯就没那么淡定了,抓着人这里看看那里摸摸,满目忧心:“为什么啊?哥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靳东在沙发上舒展身体,也有些好奇地摸了摸尚未长起软肉的小腹。他想了想,说这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以前去看过,医生说发生这种事多半是累着了,修养一段日子就行。

再三确认过没问题以后,王凯突然猴到他身上,眼神亮晶晶的,靳东一看他这副架势就知道要糟,果然听他道:“哥,你累不累啊?咱们再上床休息休息呗?”

点我梦回2011

—————————END—————————

大家吃好喝好  多在评论找我玩呀qwq

【凯东】他是猫(完)

可点tag查看前文orzzzzz

是个AU  OOC预警一百遍

有凯东车,慎


————————————————————————

靳东再醒来时,先感觉到唇上有些什么,然后才有温度感知——热。全身都在发热。他迷迷糊糊去推身上压过来的影子,影子不动,压得更低。

这一推不奏效,他才撩起眼皮,不想正对上面前一双漂亮的暗金色圆眸。

又来……?

对方可不管他在发什么呆,亮着眼睛凑得很近,小兽喝水似的,舔了一口面前微张的唇。湿润的触感太真实了,靳东整个懵圈,大脑混沌,反而没有之前那样怕,他眨眨眼睛,下意识探出舌头,想舔舔自己濡湿的唇。

可他刚探出舌尖,就被吻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里里外外亲了个透,眼睛都忘了闭上,只看见王凯睫毛扑闪,瞳孔在光下缩成溜溜的圆,直盯着他。来自生理本能的压迫感重新爬上脊背,靳东正要往后缩,就被人按住了。

王凯撑直手臂,把他笼在身下,好奇似的,歪了歪头。

怎么看都像是捕食前奏。


猎物思绪都还没苏醒,小豹子就扑上来了。他叼住靳东柔软丰厚的唇瓣,含在唇齿间摩挲。因为是在对方注视下明目张胆地来,居然比之前感受到的滋味还要好,忍不住贪求更多,很轻易地再次探进去,纠缠着那湿软的舌不放。

靳东高兴得晕晕乎乎,灵光一闪悟出这是个连续的梦——人物地点写实,这就是chun梦连续剧啊。


王凯亲着亲着感觉到对方手往下边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双冰凉凉的手就伸进来了,肆无忌惮在胸膛上巡游。震惊之下忘了动作,就听见身下的人不满地哼唧:“快点啊?”

这个剧情发展实在超过采花练习生的经验了,靳东麻溜褪了浴袍把人压在底下时他还在瞠目结舌。靳东有些不耐,又觉得这梦难得,仗着一点主宰者的幻觉居高临下看向对方。恼火的是那双眼睛仍然让他心悸,索性移开目光直接上手,王凯穿的家居服,兜头掀起来就盖住了脸,靳东很满意地吻他,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感觉到呼吸热度,心跳还是生生快了不止一拍。

眼睛盖住就什么羞耻感都没了,他顺手扒了对方裤子,手握上去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太tm逼真了,这个触感。靳东没控制住,缓缓动了两下手,王凯腰就跟着用力地抖。线条好看,挣扎有力,靳东看看那腰,又看看手里的东西,忍不住干咽一口唾沫。

梦里不会痛的,没事儿。

他没好意思摸自己底下的情况,只隐约感到湿意,红着脸就想往上坐。奈何不得章法,顶端蹭了几次,又堪堪滑过去。

王凯是给他吓懵了,总算在酿成大错以前回神把人拽开了:“祖宗诶,要润滑的。”

靳东重新被他困进怀里,迷迷糊糊想着这梦太有意思了,挡下对方起身的动作,腿重新缠上去,好死不死往那一块蹭。


用不着,不痛。


靳东闭着眼睛和对方较劲,喘息声直往王凯耳朵眼里钻,底下也不安分,就蹭着闹腾。

他妈的梦里也要守身如玉?守身如玉之前又撩个屁啊。靳东已经腰发软,一来二去还弄不好脸都沉了,嘟嘟囔囔我的梦还治不了你了,王凯这才晓得他是什么情况,本来就憋到眼红了,听见这话直接上手呼噜他:“不是做梦,你醒醒。”

神经…靳东一抬眼,撞进他颜色渐深的眼睛里,颈椎都快僵出声音了。

王凯眨一眨眼睛,一片温柔的深蓝色,靳东却一路凉到心底。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双眼睛,生理性的压迫退去了,但与此同时,一种更沉重的、更致命的东西混合着巨大的羞耻感猛然砸下来,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王凯自知理亏,脑子也一团乱。这让他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做了一个当下绝对错误的决定——他捧住对方的脸,想要给他一个轻吻。

几乎是出于本能而非理性思考,这只受惊过度的猫给了他一爪子。


距离近,王凯也没想到躲,这一下结结实实挨到肉上,声音大得吓人。

靳东推开他坐起来,沉着脸,看上去在思考,其实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但他眉宇太有威慑力,不笑就显得有些硬,王凯不敢招惹他,慢慢立到床边,头耷拉着,脸上浮现出一点红痕,看上去狼狈又局促。

“对不起,哥…”年轻人终于从疯狂里缓过神来了,但舌头还是打结,事情做到这份上,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只好又说一次,“哥,我错了。”

靳东恨不能再打他一遍,错?你小子错哪了,说说?但这些话他都没讲出口,看到那几道红印,第一个念头居然不是解气。

还好最后收了劲。

这个念头陡一浮现,他没忍住在心里又骂了句脏话。一不留神,这话溜出来给王凯听进耳朵,他说不上什么滋味,头低得更低。

然后听见床上的人叹口气,把他拉开,按到床边坐下。对方自个儿下床披了浴袍,神情里看不出心思:“坐着别动,等我一下。”


他也不敢问为什么,傻在那里,靳东回来时手里握了条毛巾:“别傻着,头抬起来一点。”

靳东扶着他下巴让他抬头,毛巾轻轻贴上去:“没有冰袋。拿这个将就一下。”

这下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心跳又重新快起来,王凯盯着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靳东察觉到视线也不看他:“我脸上有花?这么盯着。”

“其实不痛……”

靳东很快地瞟他一眼,冷不丁戳他一下,“嘶”,王凯不自觉往后缩,靳东皱起眉:“这叫不痛?”

他像还想说什么,没讲得出口,暗地里咬咬牙继续弯腰帮他冷敷。


一弯腰,之前随手披上的浴袍系都没系,随着动作完全散开来,衣服底下修长的一双腿绷得笔直,王凯目光往下探,靳东自然发现了:“被打得还不够?”

王凯把视线收回来,认真地看他:“你不怪我,再打一次也行。”

“你这不是道歉,是胁迫。”

“那我怎么办?”他先委屈上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靳东觉得毛巾不冰了,直起身想去换一块:“不怎么办。”

“那你还生气吗?”

靳东想这问题真是蠢极了,但看到对方有些小心的诚恳神色心又软了:“我没生气。”

他顿了顿,似乎在挑一个合适的词语:“我这是…嗨不和你说了。”

你看起来就是在生气。王凯摸摸鼻子,无奈地想,可看着人到对面洗漱台旁洗毛巾的认真样子,又忍不住有些想笑。

洗完毛巾回来时,他脸上的傻笑还没下去,靳东啧了一声,手上动作却更轻了。毛巾没全拧干,水直往下滴,他想了想索性把毛巾放到一边,手很自然地贴上去。本意是觉着手也冷,又不往下滴水,等于代替毛巾了。贴上去才觉得不对。这姿势太暧昧了,等于是把人捧在手心里,略有些窘,正想抽回来,王凯就握住了他的手:“你这也太冷了。”

“反正是夏天,不会感冒。”靳东用了点力气也没能抽回手,反而给人拉过去了。

王凯仰起头来看他,墨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慢很慢地开了口:“不用这么麻烦。亲一下就好了。”

他也拿不准自己这是趁热打铁还是硬着头皮作大死,看靳东没说话也没挣脱,心提到半空,才看着对方慢慢合上眼凑过来,竟是默许了这个完全不符合逻辑的要求。

点我吸猫(。


——————END——————

拖了很久才转成电子稿的一篇旧文

大噶多在评论找我玩呀qw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