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世间千千万万人
偏偏是他和他相遇

【凯东】囚鸟(1)

脑洞来源小王男人风尚那组图。太港了,我心肝颤。

名字乱取的,是个AU,黑//帮话事人x大排档小老板,天雷预警(。

不搞道德教育,不搞知识科普,R17。慎点,慎点。
不适请右上角,万一有什么锅都是我的。

随缘更新  发出来送给 @Saccharin

——————————————————————————

这一阵,气象台言之凿凿台风过境,香港的天亦是很给面子,一整日一整日阴着,仿佛随时有倾盆大雨。然而实际上暑气依旧蒸腾,像是按了焖煮档,只有海水沸腾,乌云压境,难见和煦凉风。这样闷了几天,众人放松警惕,并不提防大雨,居民楼外照旧挂出内衣内裤甚至是薄薄夏被,招展成一片五颜六色。
作为大排档老板,靳东倒是早早地备好了雨棚,预备有雨时随时拉开。说来也巧,雨下起来的那晚他刚刚卸完货,前脚迈进门后脚跟就沾了雨。这雨蓄了太久的势,砸下来时声势很猛,食客哄然,他赶紧又回身去扯雨棚架,招呼店内的打工仔帮忙。架子前些天才上过润滑油,倒是很容易拉开,但雨太大太凶,从店面到雨棚的缝隙里哗啦啦淌下来,混着灰尘冲得一片泥泞。饭当然还能吃,但眼见着顾客都已经兴致缺缺开始结账,靳东也没办法,他接过熟客手上的一叠港钞,和人寒暄两句,感慨这雨下得不巧。
送走了人客,料想这样大的雨也不会再有人来,他帮着收拾了桌椅,嘱咐店员两句,就预备放他们回去。
他瞅瞅外面,又说:“雨大,停一停再走也行。”
轮班的两个人却是兴冲冲地拎了伞要跑,都说约了女仔,再大的雨也不能泡汤。
“哦,大晚上约会,怪不得这么急。”靳东手指头点点这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笑道,“去吧,冒这么大的雨接人,是演英雄救美了。”
靳东比他们俩大了也不过一轮左右,他们并不怵这个好脾气的老板,嘻嘻哈哈着挥挥手道了别就头也不回地冲进雨中,很快地隐没在了楼间窄道里。
才九点,往日这个点已经快进入人流高峰,眼下却是街道空旷,四处无光,靳东无奈地摇摇头,正准备关门回房整理账本就听见发动机的声音逼近,雨水四溅,耀目的车灯破开黑暗直奔店面——牌照和车型都是陌生的,然而他很清楚里面是谁。再清楚不过了。
没等靳东走过去,车已经停好,后座下来一个瘦高人影,大踏步进店,连鞋跟都没沾一点雨水。他挥挥手,那车又慢慢起步退回雨里,直接横在路边,静默而嚣张地无视不得停放的规则,缓缓灭了车灯。
“还看什么呢?”
靳东这才一惊,早已过而立之年的人居然有些无措起来,不知道视线该往哪放,过了两秒才出声道:“……凯哥。”
被他叫作“凯哥”的人一笑,那张显见比靳东更小的面孔于是更加动人,他漫不经心又理所当然地应下了这个称呼,拍拍对方的肩膀,大摇大摆往内间走:“进来吧。”
靳东在原地望着他背影发了好一会呆,才迈步跟上去。

算来已有两个多月没有见过王凯了。
他打听不到关于这位黑//帮话事人的具体信息,只能靠街坊邻舍和各色人客的闲聊听一耳朵,模糊知道对方最近算是悠哉,那大概是完全忘了当初那个对靳东来说其实荒诞又耻辱的约定了——他本应觉得庆幸,却无法控制自己在黑夜难眠之时想起那些零星片段,无法控制记忆里那些笑容、声音以及灼热/躯/体让他感到浑身发烫。
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

内外间其实转过一个弯也就隔了层门帘,里面还是大排档画风,叮铃哐啷的钢架桌椅,桌角码着高低几瓶酒,唯一不同只是干净整洁一些,桌面还贴了层格纹塑料装饰。
王凯捡了张有靠背的椅子坐下,习惯性要架起腿,又动了动调整姿势。靳东这才意识到他穿的是一套西装,和两个月前白T黑裤天差地别,不过哪怕这笔挺制服穿在身上,倒还是收敛不了那一股子江湖味。
王凯也没让他坐,扫了他两眼,自顾自点根烟,把“来给我kou”说得好像“倒一杯水”一样自然。
靳东腾地涨红了脸,下意识想去看身后的帘子:“在……在这里么?”
“嗯,怎么?”王凯笑了笑,架着二郎腿大大咧咧往椅背上一靠,抬头看向站着的人,“这儿不行?”
靳东不敢去看他似笑非笑的眼神,低着头嗫嚅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王凯瞧着他这反应禁不住笑起来,磕了磕手上的烟,放下腿,身子前倾隔着一小张桌子盯住他,眼神玩味而深邃,靳东感觉自己在那道视线下被看了个彻底,王凯看了他很久,看得他手都有些握不住裤缝线,久到以为他看破了自己心里的那点不可说。
然而对方最后什么都没说,重新靠回去时也只不过舒展了身子,岔/开/腿昂起头,是个自下而上却傲慢彻骨的命令姿势。这个坐姿并不文雅,但王凯面容冷厉,眼眉分明,做出来仍是十足的英俊派头,叫人只能顺从,难起厌烦之心。
靳东把视线移开,咽了口唾沫,说不上庆幸还是失落,他扶着腿慢慢跪下去,没有单膝缓冲,膝盖撞到地面的时候,有点沉闷的响声。他没有抬头,因此并不知道面前的人为了这声响,下意识往前倾了倾。
他人很高,即使跪着一双眼睛也还在台面上,但不敢抬眼,低着头,表情温顺里有点藏不住的苦恼,然而从桌对面看过来,那一双耳朵已经完全红了,瑟缩又可怜的局促样子。
看着这张脸,王凯心里突然升腾起肆/虐的yu/望,火气上涌,说不出来的烦躁。他不想理会这种心情因何而起,肆意惯了,能动手绝不瞎费脑子,抬脚就往人/下/三/路走,皮鞋顶在靳东腿间,在休闲裤上磨蹭出几道灰尘印记。靳东没料到这一着,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抬头看他,眼睛里情/欲/慌乱四窜,这反应让王凯觉得莫名舒心,他脚下适当加重一点力道,靳东表情扭曲了只一瞬就迅速低下头去,看不出来是痛苦还是快乐——但显而易见的,他已经半/勃/了。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