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只谈风月
PS 东凯/诚楼大cp可逆不拆

【凯东】一个段子

应该算是个段子吧…时间线都是乱的 别介
新年太无聊了 好歹写一点 以下:

他过去没见过自己小师弟生气,至少戏外没有,反正老是笑嘻嘻的,一双鹿眼明亮干净,不笑也给人三分暖意。
这小子准差不了。第一次见面他就这么觉得了。鬼灵精的,有野心,也有实力,拍起戏来像不要命,凶的时候眼刀割得人生疼,透着一股子狠劲。
拍琅琊榜时他戏不多,常常闲着看人对戏,看得最多的恐怕就是王凯的戏份。
发冠束起来,暗赤长服,眼里蓄着火。
一看就是大半个钟,王凯下了戏换完便装第一时间跟他邀功似地讨烟吃:“哥我演得怎么样?”
“特到位。”他摸摸口袋,可惜地摊一摊手,“戒着呢,没带。”
王凯也不失望,拉着人坐到一边兴致勃勃地聊天,表演方式戏剧类别,天南海北理想现实,无所不聊。聊高兴了两个人满场乱绕,惹得侯鸿亮笑骂:“你们两干脆拜个把子认兄弟得了。”
他满不在乎地揽住青年:“本来就是亲师弟——是不是王凯?”
那时候人笑得乖,毛茸茸的头蹭在他脸侧,十足十毫无他想的好弟弟样子。

一直等《伪装者》拍完去喝酒庆祝那天他喝得半醉,王凯扶他回酒店时他才领教了这个师弟的另一面——
他醉得走不稳,倚在王凯肩上,只露了半边脸,酒意上头,眉眼更添了三分春色,下了车路过一条暗巷时有两小青年笑嘻嘻嘀咕这么漂亮的MB哪找的,他迷迷糊糊听得一头雾水,王凯却动了肝火,脸一沉声音冻得能掉冰渣:“滚。”
那两个人居然真给他镇住了,嘀嘀咕咕缩着伴墙溜回了一旁酒吧。他笑一声,口齿不清地夸王凯:“你不错。那什么…什么M…MB?什么东西?”
“没什么。”王凯揽紧他,加紧脚步往酒店赶。
可醉酒的人都比平日里难缠:“是、是骂我?”
“谁会骂你呢,师哥。”王凯瞥一眼他,勾起一个笑。
“那你气什么?”靳东大着舌头追问。
“他们眼神脏。”王凯想到什么似的,声音有点涩,“其实我也不好。”
“你好啊,怎么不好。”被扶着进了房间,靳东还在嘟嘟囔囔地,一个劲往人身上倒,鼻息全落在颈侧,暖融融的好像要溶进血液里。
王凯忍到了头,咬牙切齿地吻上去,含含糊糊地吼他:“这种不好!明白了么?”
靳东被这个吻一吓酒醒了大半,一个激灵下意识推人:“你干什么!”
王凯松了手,可眼睛都是红的:“我就是说这个脏,你懂了?”

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家师弟根本不是什么楚楚的鹿。
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猎人。
他圈养了一头猛兽,而非驯服了一只幼鹿。

后悔还来得及——青年已经失魂落魄地要去开门,故事还没成型,离悬崖还有一段距离,插曲可以一笔勾销,从今以后仍是楚河汉界,情爱不得出头之日。
放弃是对的。沉默是对的。拒绝是对的。
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回来。我没说你脏。”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