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只谈风月
PS 东凯/诚楼大cp可逆不拆

【凯东】他是猫

私设如山 

时间线混乱 年龄缩小 两人未婚 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有一个属相,并伴有体征(比如说 猫耳朵一类?)

ooc严重 慎入慎入

以下:

 

靳东出道这么多年,曝光率也还不算差,尤其是《伪装者》出来之后人气高涨,追拍的狗仔粉丝都不少,可属相就是藏得严实,没一个人拍到过。

按理讲属相一直是个卖点,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放松的时候体征难免会暴露出来——譬如耳朵——像胡歌瞒了也挺久,结果去年年初酒喝大了出餐厅时帽子正好被风吹掉了,一对浅黄色毛茸茸的耳朵在头顶支棱起来,被粉丝拍个正着。照片传上网当晚就涨了好几万粉,围观群众被萌得吐血。

但靳东居然从没被拍到过。一次也没有。

伪装者杀青那天娱记蹲点等他,结果人一出来,醉是醉了,经纪人扶着他,但他头上什么都没有,众人大失所望,平时也有人问过他这方面的事,可他脸色都不变,轻描淡写带过去,口风严得很。这事于是也就成了个悬案,挠得他粉丝们心痒痒却又无计可施。

 

最近又逢节日,赶上正午公司聚会,侯鸿亮跟几个熟人出去吃饭,靳东也在席,喝得半醉,几个人想就这么送他回酒店也不大好,有些人毛起胆子来什么不敢做,万一外人混进房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正好王凯在附近有套小别墅,刚盘下来不久,没几个人知道,一商量也就把人交给他带回去了。

到家王凯给他煮了碗醒酒汤,靳东酒品还算好,这回喝的酒后劲也不大,王凯扶他在沙发床上躺了,看他睡着才起身满房子找多的衣服和被子,又上楼去收拾客房。

其实他也没怎么做过家务活,不过铺床还是简单,就只是脑子里有点乱:说不高兴当然是假话,就是因为太高兴了,又有酒,脑子里跑马,平时不敢想的一股脑冒上来,他原本以为那点苗头压一压就过去了,谈恋爱这种事——王凯定了定神,心想这事发生的可能性也就比彗星撞地球靠谱那么一丁点,怎么还真敢拿出来琢磨。

他一直觉得这不过是个念想,像他最初想当演员的那个念头一样,只是区别在于这个不能努力,是争取不到的,也不能争取。他不能把这一点点关系都毁了,所以更得泾渭分明——可心里没藏事的时候干什么都于心无愧,哥们之间走得近点时不时搭个肩也正常,一旦明白自己心思才觉得日子难熬,像寒冬腊月有盆火正旺,可他杵在雪地里一步都不敢迈。温暖当然是好的,但要是把人吓跑了,那就真看都没得看了。

他这边收东西收了也有小个把钟头,楼下的人醒了,愣了半天才想起来是被带到谁家了,酒醒了大半,坐在沙发上发呆。王凯一下楼就看见靳东表情有点微妙地在思考似的,但那个表情也就一瞬间的事,靳东看到他,一个浅浅的笑慢慢浮出来:“我是不是睡了很久了?”

“没,也就四十来分钟吧。”王凯看一眼表,“东哥,我这只有我自己平时的衣服,都是干净的,我也没穿过几次。这地儿太偏,没店子买新的,你如果想洗澡换衣服可能得委屈一下了。”

鬼使神差,他之前直接把刚翻出来的一套崭新夏装给塞柜子最底层了。

“没事没事,但你这么瘦,万一我穿不下就完了。”靳东笑道。

“不会,哪那么夸张。”王凯笑,把人领上楼翻一套衣服给他,“除了外衣其他都是新的。”

靳东道声谢接过去,问他洗手间在哪,王凯指指旁边,说隔壁那间亮了灯的房也已经帮他开好了。下楼时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王凯自己收拾衣服打算洗澡时才想起来一个问题——这厕所是他一对朋友的,小两口精心装修过,打算当新房住,只差以后去国外领个证,结果七转八转又分了手,房子转手给了王凯,不过是不想徒留伤心物。双双出了国,可惜一个去美国一个到了欧洲,隔了个大洋,婚终究没结成。当初王凯来时就说这里漂亮大气,可上楼差点被厕所哽住——全透明的门,虽然好歹搞了个开关可以调节,但想想平时这两个家伙住着肯定是一览无余的了。那时那一对还洋洋得意地坏笑,说王凯打单身不懂这种情趣。

可现在厕所在楼上,靳东也在楼上。肯定是要洗澡的吧……

他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

 

——所以天人交战一分钟后他麻着胆子上了2楼。

想不如做,嗯。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