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只谈风月
PS 东凯/诚楼大cp可逆不拆

【诚楼】【现代AU】秘而不宣的夜(2)

明诚在黑暗里坐了一会才躺下去,犹豫了一下,仰卧在明楼身侧阖上眼,听着明楼逐渐均匀的呼吸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上次这样…好像是十二岁吧?”
没想到明楼居然应了一声:“嗯。还没睡?”
不想明楼还没睡着,他觉得脸有些烫,庆幸是在黑暗里:“睡不着。”
“还怕黑?”明楼笑,翻了个身向着他这边,明诚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他也笑了:“不是。你还记着呢?”
“印象深刻,你那时候还小…”明楼顿了顿,似乎在找一个合适的句子,却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明诚忆起那时候他刚到明家不久,其实哪里有怕黑的道理——他从小就是一个人缩在黑暗里睡,习惯了,早就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明台黏着大姐睡,他嘴上不敢说,到底眼馋,待明楼问他怕不怕黑,要不要陪着他睡,他自然一万个愿意。
那时是孩子心性,现在,又不一样了 。

他正出神,就听明楼轻声道:“阿诚,你睡了吗?”
“还没,”明诚想了想也转过去,借着月光,依稀能看清明楼眉眼轮廓。和十年前他眼里的明楼并无二致,却又是截然不同的明楼了,“大哥,我可以和你说件事吗?”
他声音很轻,轻得仿佛要溶化在黑暗里,明楼下意识要点头,想他看不清又开口道:“当然。”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明楼耐心地等待着,没有催促,无需言语。他只是等待。
他等到的是一个拥抱——明诚牢牢地圈住他,下巴抵在他肩膀上,唇几乎是贴在他耳际了。
他低低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又沉默了一小会,下定决心似地:
“大哥……明楼。”
“我爱你。”

 

明楼没有推开他,可也没有其他动作。明诚头埋在他颈侧,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什么都想了,又什么都不再想了。他只是自暴自弃般落下一个吻。死就死吧。也就是这样了。

像是噩梦成真,明楼轻轻地推开他——距离拉远时,他几乎错以为自己的呼吸也一并被带走了。但明楼仅仅只是拉开了一点距离,停在他脸侧,良久才叹了一口气,轻轻叫了一声阿诚。

他还没来得及回味其中的亲昵,明楼便又靠过来抵住他额头,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带着笑再次轻叹:“阿诚。”

明楼抵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舍不得退回去。他太高兴了,又不仅仅是高兴。总之是好的,甜的,仿佛云破月来,有恍然自己心意后的澄明,以及对明诚满心的温柔喜爱。过往种种不安、纠结和毫无来由的难受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一切挑衅都像是秘而不宣的告白和爱。他忍不住再次碰了碰明诚的唇角,可还没来得及退回去,明诚就侧过头吻住了他。

起初明诚的唇还带着惊慌的凉意,但很快就变得炽热了,他的吻带着少年人的莽撞,况且明楼的唇是那样柔软,比他所能想象的任何事物都更动人。他撬开明楼牙关探进去肆虐,动作几乎失了轻重,明楼吃痛,恶作剧似地咬了他一口,但比起警告而言,这更像无声的邀请。明诚更加热情地回应了他,吻滑下去,掠过锁骨时他抖了一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明诚本来还想放慢点速度,但当头顶穿来的呼吸声愈加急促后终于忍不住一把按住了明楼,翻身压着他一路吻下去,明楼伸手想去抓他,但最终只是穿过了头发,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

明诚蹭蹭他的手,甚至来不及仔细感受那紧实的、微微颤抖起来的小腹,就直接把明楼含进了嘴里。

明楼整个人都弹动了一下,像一尾缺水的鱼,带着陌生的惊慌失措。他收紧手指想抓住明诚,可明诚往下躲,这一躲含得更深,黑暗更放大了感官的敏锐,他能感觉到对方最微小的动作,甚至包括口腔湿润的颤动,这实在是让人有点守不住关卡。

他最终还是把明诚揪了上来,明诚要笑他,可自己嗓子也已经哑了,两个人腿缠在一处胡乱蹭着,明明十分不得章法,但快感席卷,都顾不上那许多。明诚偷偷了解过再多也没想到会这样仓促,被子里乱作一团,躲闪和迎合,亲吻和抚摸,每一次接触都比想象里更炽热,但又永不满足。爱带领着他们重新认识彼此,了解,深入,甚至占有。

明楼一开始还记着最好不要弄到床单上,但最后还是闷哼一声和明诚一起射了出来。过了好半天他才恢复一点理智,觉得进度似乎有些快——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又太慢了。

还不及多想,明诚就抱了他滚到另一侧去,闷在他肩头道:“那边弄脏了。”

明楼是有些洁癖的,但眼下这样,倒不至于太在乎这点事,结果还没开口,明诚凑上来继续吻他,丝毫不顾及这边再弄脏的可能。他这才明白这家伙不过是找了个借口,换个齐整点的地方而已——罢了罢了,由他去吧。明楼回应着青年热切的索取,几乎是立即又陷入到新的热浪里去。

他倒不觉得自己也是在找借口重来一次。嗯。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