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只谈风月
PS 东凯/诚楼大cp可逆不拆

【诚楼】【ABO】情动

【完全是开车产物 】 【OOC预警】

以下:


除了第一次的情热有些狼狈以外,明楼自觉Omega的身份没给他带来太多阻碍:Omega就不工作了?Omega就不杀人了?发情时注射抑制剂罢了,多大点事。

况且有些Omega看向他的眼神实在让他毛骨悚然。就这还是没有Alpha信息素加成的结果,万一他是Alpha,才真是要天下大乱。

可天有不测风云,前阵子死了个不大不小的日本军官,刺杀的人没抓到,76号忙得团团转不说,新政府这儿也讨不着好。大会小会连轴开,还要处理经济相关事务,忙得脚不沾地,不要说注射抑制剂了,就是连喝口水的余地也没有。

好容易熬到回家天都黑了,他坐在书房沙发上,扶着额,让阿诚帮他去拿支抑制剂来。陌生又熟悉的热浪已经有了翻涌的预兆,他只庆幸好歹是回家以后才有的征兆,白天没露什么破绽。

但阿诚回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大哥……抑制剂用完了……”

情热刚刚开始,不算难忍。但他不是没经历过,完全清楚接下来会有多么难熬,可外面人多眼杂,他不能再有弱点暴露出来了。

忍就忍吧,也不是没试过。

明楼深呼吸一口气,冲身边还站着的人摆摆手:“阿诚……你先出去。”

但人没走,反而绕过桌子,坐到了他身边担忧地握住他的手臂:“大哥,你……”

Alpha的信息素一丝丝地浸过来,似乎毫无侵略性,但明楼还是震了震。只失神了一瞬,他心里警铃大作:“阿诚,出——”

明诚吻住了他。


吻明楼的感觉实在太好,以至于直到枪顶住了他的腰,他才恋恋不舍地松了点劲儿,但唇依旧挨在一起——枪有点细微的颤抖。他感觉得到。

“大哥?”距离太近,明楼下意识地把枪又顶紧一点,“……没有别的法子了。”

这是个诱哄,再拙劣不过的骗术。

可呼吸虽然滚烫,再次贴上来的唇居然带着凉意——像是最疯狂的赌徒,压上了身家性命,并不后悔,只是对胜负与否下意识地恐惧。

枪掉到地上的声音,预示着赌局的结束。

他到底是赌赢了。


请上车



=======================================

链接打不开的话跟我说一声 qwq

临时有事要出门  不是故意卡在这的orzzzzzzzzzzz  

评论(12)

热度(112)

  1. 魔鬼契约我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