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此所谓我执

【凯东】他是猫(完)

可点tag查看前文orzzzzz

是个AU  OOC预警一百遍

有凯东车,慎


————————————————————————

靳东再醒来时,先感觉到唇上有些什么,然后才有温度感知——热。全身都在发热。他迷迷糊糊去推身上压过来的影子,影子不动,压得更低。

这一推不奏效,他才撩起眼皮,不想正对上面前一双漂亮的暗金色圆眸。

又来……?

对方可不管他在发什么呆,亮着眼睛凑得很近,小兽喝水似的,舔了一口面前微张的唇。湿润的触感太真实了,靳东整个懵圈,大脑混沌,反而没有之前那样怕,他眨眨眼睛,下意识探出舌头,想舔舔自己濡湿的唇。

可他刚探出舌尖,就被吻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里里外外亲了个透,眼睛都忘了闭上,只看见王凯睫毛扑闪,瞳孔在光下缩成溜溜的圆,直盯着他。来自生理本能的压迫感重新爬上脊背,靳东正要往后缩,就被人按住了。

王凯撑直手臂,把他笼在身下,好奇似的,歪了歪头。

怎么看都像是捕食前奏。


猎物思绪都还没苏醒,小豹子就扑上来了。他叼住靳东柔软丰厚的唇瓣,含在唇齿间摩挲。因为是在对方注视下明目张胆地来,居然比之前感受到的滋味还要好,忍不住贪求更多,很轻易地再次探进去,纠缠着那湿软的舌不放。

靳东高兴得晕晕乎乎,灵光一闪悟出这是个连续的梦——人物地点写实,这就是chun梦连续剧啊。


王凯亲着亲着感觉到对方手往下边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双冰凉凉的手就伸进来了,肆无忌惮在胸膛上巡游。震惊之下忘了动作,就听见身下的人不满地哼唧:“快点啊?”

这个剧情发展实在超过采花练习生的经验了,靳东麻溜褪了浴袍把人压在底下时他还在瞠目结舌。靳东有些不耐,又觉得这梦难得,仗着一点主宰者的幻觉居高临下看向对方。恼火的是那双眼睛仍然让他心悸,索性移开目光直接上手,王凯穿的家居服,兜头掀起来就盖住了脸,靳东很满意地吻他,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感觉到呼吸热度,心跳还是生生快了不止一拍。

眼睛盖住就什么羞耻感都没了,他顺手扒了对方裤子,手握上去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太tm逼真了,这个触感。靳东没控制住,缓缓动了两下手,王凯腰就跟着用力地抖。线条好看,挣扎有力,靳东看看那腰,又看看手里的东西,忍不住干咽一口唾沫。

梦里不会痛的,没事儿。

他没好意思摸自己底下的情况,只隐约感到湿意,红着脸就想往上坐。奈何不得章法,顶端蹭了几次,又堪堪滑过去。

王凯是给他吓懵了,总算在酿成大错以前回神把人拽开了:“祖宗诶,要润滑的。”

靳东重新被他困进怀里,迷迷糊糊想着这梦太有意思了,挡下对方起身的动作,腿重新缠上去,好死不死往那一块蹭。


用不着,不痛。


靳东闭着眼睛和对方较劲,喘息声直往王凯耳朵眼里钻,底下也不安分,就蹭着闹腾。

他妈的梦里也要守身如玉?守身如玉之前又撩个屁啊。靳东已经腰发软,一来二去还弄不好脸都沉了,嘟嘟囔囔我的梦还治不了你了,王凯这才晓得他是什么情况,本来就憋到眼红了,听见这话直接上手呼噜他:“不是做梦,你醒醒。”

神经…靳东一抬眼,撞进他颜色渐深的眼睛里,颈椎都快僵出声音了。

王凯眨一眨眼睛,一片温柔的深蓝色,靳东却一路凉到心底。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双眼睛,生理性的压迫退去了,但与此同时,一种更沉重的、更致命的东西混合着巨大的羞耻感猛然砸下来,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王凯自知理亏,脑子也一团乱。这让他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做了一个当下绝对错误的决定——他捧住对方的脸,想要给他一个轻吻。

几乎是出于本能而非理性思考,这只受惊过度的猫给了他一爪子。


距离近,王凯也没想到躲,这一下结结实实挨到肉上,声音大得吓人。

靳东推开他坐起来,沉着脸,看上去在思考,其实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但他眉宇太有威慑力,不笑就显得有些硬,王凯不敢招惹他,慢慢立到床边,头耷拉着,脸上浮现出一点红痕,看上去狼狈又局促。

“对不起,哥…”年轻人终于从疯狂里缓过神来了,但舌头还是打结,事情做到这份上,他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只好又说一次,“哥,我错了。”

靳东恨不能再打他一遍,错?你小子错哪了,说说?但这些话他都没讲出口,看到那几道红印,第一个念头居然不是解气。

还好最后收了劲。

这个念头陡一浮现,他没忍住在心里又骂了句脏话。一不留神,这话溜出来给王凯听进耳朵,他说不上什么滋味,头低得更低。

然后听见床上的人叹口气,把他拉开,按到床边坐下。对方自个儿下床披了浴袍,神情里看不出心思:“坐着别动,等我一下。”


他也不敢问为什么,傻在那里,靳东回来时手里握了条毛巾:“别傻着,头抬起来一点。”

靳东扶着他下巴让他抬头,毛巾轻轻贴上去:“没有冰袋。拿这个将就一下。”

这下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心跳又重新快起来,王凯盯着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靳东察觉到视线也不看他:“我脸上有花?这么盯着。”

“其实不痛……”

靳东很快地瞟他一眼,冷不丁戳他一下,“嘶”,王凯不自觉往后缩,靳东皱起眉:“这叫不痛?”

他像还想说什么,没讲得出口,暗地里咬咬牙继续弯腰帮他冷敷。


一弯腰,之前随手披上的浴袍系都没系,随着动作完全散开来,衣服底下修长的一双腿绷得笔直,王凯目光往下探,靳东自然发现了:“被打得还不够?”

王凯把视线收回来,认真地看他:“你不怪我,再打一次也行。”

“你这不是道歉,是胁迫。”

“那我怎么办?”他先委屈上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靳东觉得毛巾不冰了,直起身想去换一块:“不怎么办。”

“那你还生气吗?”

靳东想这问题真是蠢极了,但看到对方有些小心的诚恳神色心又软了:“我没生气。”

他顿了顿,似乎在挑一个合适的词语:“我这是…嗨不和你说了。”

你看起来就是在生气。王凯摸摸鼻子,无奈地想,可看着人到对面洗漱台旁洗毛巾的认真样子,又忍不住有些想笑。

洗完毛巾回来时,他脸上的傻笑还没下去,靳东啧了一声,手上动作却更轻了。毛巾没全拧干,水直往下滴,他想了想索性把毛巾放到一边,手很自然地贴上去。本意是觉着手也冷,又不往下滴水,等于代替毛巾了。贴上去才觉得不对。这姿势太暧昧了,等于是把人捧在手心里,略有些窘,正想抽回来,王凯就握住了他的手:“你这也太冷了。”

“反正是夏天,不会感冒。”靳东用了点力气也没能抽回手,反而给人拉过去了。

王凯仰起头来看他,墨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慢很慢地开了口:“不用这么麻烦。亲一下就好了。”

他也拿不准自己这是趁热打铁还是硬着头皮作大死,看靳东没说话也没挣脱,心提到半空,才看着对方慢慢合上眼凑过来,竟是默许了这个完全不符合逻辑的要求。

点我吸猫(。


——————END——————

拖了很久才转成电子稿的一篇旧文

大噶多在评论找我玩呀qwwq

评论(2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