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此所谓我执

【dk】一点片段

无糖的日子瞎磨刀。
别来骂我(。)

*
师哥过去给师弟挂电话,说教一大堆,末了讲,多看本子少喝酒啊,师弟打着电话一边嗯嗯应声一边还下意识点头。

后来大家出去唱歌,师哥坐在他边上,还是下意识要说教,两个字没讲完,旁边的人把烟一按,笑着站起来招呼对面:“诶!《成都》别掐啊!我跟你唱!”

他笑嘻嘻的,去接话筒的时候无意回了个头,瘦削面庞笼在ktv暧昧昏暗的灯里,带着烟味似的漂亮。

那一瞬间,靳东觉得手里有什么东西空了。

也许是风筝的线,又或者是扎进去的刺。

**
王凯喜欢喝酒,没什么忌口,二锅头到威士忌他都算半个行家。理论经验没有,纯靠喝。什么割喉咙什么后劲大又有什么酒后上头,门儿清。酒多爽快啊,尤其是白酒,不骗人,也不弯弯绕绕,哪里像茶——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心甘情愿陪人喝茶。从敲茶饼一直到沏茶,全神贯注,好像学生听课,认认真真观摩老师手法。
其实也不是手法,关键在于人本身。他从手看到脸,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总有点愣,泡茶的主人就微笑起来,递过来一个小小的紫砂杯。
对方动作行云流水,他乖乖接下,边听讲边品。茶这个东西,生活气比酒重,他喝了不知道几大缸水,听了半脑袋茶经,慢慢也觉出一点眷恋感,还以为这就是永恒的生活。
但生活和茶到底不一样,一遍遍滤过去,不一定所有日子都越过越醇香。

再到挺后来吧,他和别的几个哥们一起喝酒。当然不是酒吧,爬到这个高度还和人泡吧,难道嫌自己炸得不够快。

一群人凑在私人家里修的小吧台边,说有新东西,掏出来看不过是苦艾酒。他就笑,这麻烦兮兮的玩意儿我八百年前就喝过了。那边吆五喝六地嘲他,看不出来你还玩这套文艺的啊,哪个哥们儿教的啊?不至于吧,这是要追哪个美人啊?

在逐渐汹涌的笑声中,他脑子里很快地闪过男人握着酒瓶时骨节分明的手,冰块掉进杯子的清脆响声,玻璃杯里缓慢上升的绿色液体,然后没有任何破绽地回答他们:跟什么傻/逼喝什么酒呗。

那边轰的一下笑了,说这是骂我们呢。

他笑着,并不点头,接过一杯兑好了的苦艾酒,什么也没说,举了举杯,闷掉了这口会带来幻觉的坏东西。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