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东凯双担rps粉/楼诚双担cp粉/凌赵双担cp粉
👌

【凯东】他是猫(6)

前情回顾:他是猫(5)

更新一下 嘻嘻
(要感谢 @Saccharin 的督促……
厚着脸皮求小红心和评论qwwq

——————————————————————

(六)

收拾完东西,两个人无事可做,王凯左翻右翻,居然从沙发格子里找出一幅牌拆了。

两个人打不了什么花样,玩纯赌运气的,他们不赌钱,只说让输家洗牌。

可王凯运气太差,摸过的牌面加起来都赶不上靳东一把牌大,十来把洗下来居然也激起他一点胜负欲,在沙发上盘起腿挺直脊背,认认真真抽牌。奈何运气不由他左右,这玩意儿也没有技巧可言,接下来的牌该怎么小还怎么小,靳东第无数次赢之后很无奈地按住他洗牌的手:“算了,我们玩别的吧。”

王凯表情很是生动地甩一下头,痛苦道:“你这个运气也太可怕了!”

他说完之后十分自然地握住对方的手腕,拖到面前低头端详,不着边际地嘟囔着这是双什么欧皇的手啊我蹭蹭运气。

男人的手腕不会太细,但圈在他漂亮而修长的手指里居然很轻松似的,靳东愣怔之下都忘了抽回来,就看着面前一个小发旋动来动去的,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好沉默。

王凯最后摩挲了一把腕子,假装没感觉到靳东的僵硬,放开手笑道:“不玩这个,我们斗地主吧?”

要找人只能去线上玩,两个人下载了欢乐斗地主,创了个房间,一开始还正经打了两把,后来就耍赖了,看牌看得不亦乐乎,总之不叫地主,凑在一起算计第三家。也不知道另外那个怎么发现猫腻的,或者只是输得太惨,找个借口发泄一下,骂两句作弊就退出了房间。

明明也不好笑,但两个人还是笑成了一团,靳东随口说要不换个高级点的场子,倍数更高赚得多:“咱重新开间房吧?”

“行啊,”王凯退出房间,点了两下,说,“房开好了,1090。”

……听着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赢了几盘,实在也没很多意思,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只留了两分心思在游戏上。靳东揣着一点好奇和隐秘心思,又想看他眼睛颜色,凑近了观察才发现,也并不是深棕色,倒像墨蓝色一点。

他凑得很近,过了两秒才意识到对方也直盯着自己。那双眼睛温柔而平静,如深邃夜空铺展开来,其间有星子点点,亮晶晶地闪着,闪得靳东慌了神,偏偏游戏里出牌正好进入倒计时,警报声突兀地响起来,他手忙脚乱低头,不小心点了两下一张单牌——

对家出了个3,他一张明晃晃的大王挂在屏幕上,四面八方都是“要不起”的尴尬提示。

王凯非常不给面子地大笑起来,问他:“哥,你这是什么套路?”

靳东总算坐回了安全距离,很镇定地瞎回答:“舍不着大王套不着狼。”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到了晚上,靳东耳朵尾巴还是收不回去,他终于有点急了,扒拉着头发用手机搜索“体征收不回去怎么办”,百度里什么答案都有,甚至教了一个按摩方法,说促进血液循环也许可以帮助体征的收放自如。

病急乱投医,他压根没注意问题详细描述里别人写的是“瘫痪了体征收不回去”,爬到床上就开始一板一眼按指导给自己按摩。

这就导致王凯礼节性地敲两下门推开时,看到的是背对着门,两条腿曲成M型,手还搁大腿内侧动作着的他哥,门户大开,还喘了两声,对他的冲击力度堪比坐电影院第一排观看视听大片。

靳东专心按着大腿肉,都没听见敲门声,还是无意中抬头才看到王凯正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吓了一跳,赶紧恢复正常坐姿:“我按摩呢,网上说按摩有助于体征收回去,咳,刚按到大腿……”

王凯慢悠悠往床边走,尽量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自然一点——他觉得自己快硬了,还好家居服宽松,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什么——坐下来架起腿遮住那一块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问道:“不如我帮你按一下吧?看你自己来不太方便。”

靳东想了想那些按摩手法和按摩部位,又看看一脸乐于助人的师弟,干笑两声拒绝了:“没事没事,我这不是按了一会儿么,好多了好多了。”

有一搭没一搭说了会儿话,靳东有些困了,才十一点不到,他往常睡得没有这样早,也许是晚餐吃得多了一些,或者昨晚睡得不安稳,困倦就比平日来得更快。

王凯看出他想睡觉,却没有离开,说话声音压得更低,语调悠长舒缓,比任何催眠曲都动听:“你睡吧,我这就下楼。”

靳东勉强撩起眼皮,掩饰过又一个哈欠,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我这属相,就是这点不好。”

“嗜睡?猫是挺爱睡觉的。可能也是昨天睡得太晚,毕竟凌晨才到这儿,又喝了酒……”看着靳东眼睛越来越眯,他声音也渐渐小了,轻得好像在自言自语,“睡吧,晚安。”

————————当然是tbc!——————

评论(2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