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瞎搞
楼诚&东凯双担
可逆不拆

【凯东】同床共枕

想不出标题了。这次应该是个糖。
(下午丧了一会儿忍不下去了  还是想摸鱼吃糖)
厚着脸皮求大家回应一下我qwwwq如果不给小红心 看完吱一声都好(捂脸)
————————————————————
靳东没睡得着。
他不习惯和人同床。和王凯关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睡一张床,觉得别扭。
他睁着眼躺了半天,没忍住,下床找烟,抽出来一支又怕把王凯吵醒。一个人坐在茶几边,呆呆的,看着床上一团模糊的黑发呆。
今晚月光不大,从天际落到房间里已经没什么亮,隐约看见被子拱起来一个弧度。
那个弧度底下是王凯。
他手上挂着一支没点的烟,因为缺觉,眼睛酸痛头脑昏沉。但意识是清醒的。
那是王凯。
那是王凯。
不是别的人,也不是别的什么关系,什么原因。那就是他失眠的根源。是王凯。
这个念头把他钉在椅子上,僵硬得像入定,心里狂风暴雨,面上却板一张脸对着空气。
为什么是王凯呢……怎么会是王凯?什么时候的事?他自己也全然不知。好像所有不看不听不想不念,在这个同床失眠的晚上,全都翻出来,找他算总账来了。
妈的……栽了。他手都有点抖,下意识把烟去按灭。碾了半天烟头,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没点火。
他又坐了半天,抬腿回床边。
走近了才看得到,这叫他难以入梦的年轻人侧面居然这样脆弱。脆弱又美,沐浴在月色里,唇很薄,下颚线条很锐利,安详阖着眼,呼吸几乎听不到。
鬼使神差,他凑过去,吻他的眼和唇角。
一触即离,自己一颗心都要跳出来,同手同脚躺回被子里。
睁着眼,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醒来,大概心理作用,他总感觉王凯知道什么。
刷牙的时候,王凯问他,睡得好吗。
他含着牙刷,含糊说,好。
转头看见王凯靠在门口冲他笑,笑容灿烂,但总感觉透着一点焉儿坏。
他心紧了一紧,可王凯什么也没说,笑过就走了。他在原地摸不着头脑,看到镜子才发现自己居然也在笑。
傻笑那一种。

到片场李雪小声问他,睡着了吧。
他不和人同床李雪这一帮人是知道的,以前哥们儿出门喝酒撸串开房熬夜看球赛,第二天所有人四仰八叉醒过来,永远只有他合衣缩在椅子上,睡得端正又别扭。
这习惯被李雪他们笑了好几次也改不过来,因此这回王凯房间安排出了岔子,靳东主动把人揽过去时李雪还担心这事儿。
没想到靳东说,没事,睡得挺好。
太阳今天从西边出来一次。

这一段景里戏多,而且天公不作美,下大雨,室外戏拍不了。于是决定又留一晚。晚上戏不多,收工之后没地方可去,大家都早早回房——王凯没和靳东同路,说去超市买点东西。
哦,买东西。靳东颔首,拿了他房卡往回走:因为只睡一晚,也就懒得再配多一张了。
没有王凯在,他心安很多,尽量不去想昨晚,从行李里翻衣服准备洗漱,刚收拾好就听见敲门。
三下两下,很轻,但还是像敲在心上。
他拉开门,王凯兜了一大袋零食在胸前,零食比人先进门。
靳东侧身让他进来,忍不住瞪大眼睛:“怎么买这么多?”
“好吃啊。”王凯回得理所当然,笑眯眯地,把袋子放桌上,转头看到他收拾出的东西,“哥,你现在洗澡吗?”
“是啊。”他听见这个称呼都差点同手同脚,绷着表情去拿衣服,结果路过王凯时人一伸手,把他拦在身前。
靳东不明所以,转头看他。
王凯还是笑眯眯的,仍然很理所当然似地问他:“今天不亲一下了?”
靳东,1976年12月22日生人,长这么大,头一遭知道大脑当机是什么感受。
——————————TBC—————吧———————

评论(2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