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此所谓我执

【东凯东无差】一个深夜电话

越到期末季越喜欢摸鱼(。)
一个很没逻辑的rps现实向脑洞。应该是刀?orz
还是欧欧吸预警一下_(:з」∠)_

——————————————————————————

靳东被来电铃声吵醒时头还晕着,起床气都没来得及有,以为是闹钟,实在想不到有事没做,但还是不情不愿坐了起来扒拉头发,顺手要关闹钟。结果划拉两下铃声还在继续,吵得脑仁儿疼,拿近了看才发现是电话。
来电提示:王凯。
这个名字让他清醒了一点,但也没太缓过味儿来——否则他不会在看到来电显示的第一秒就滑开了接听键。
接起来之后他没说话,那边也没声儿,好像只是拨错了一个电话,可能手机主人都没发现。
但他隐约听到近在咫尺的呼吸声。
一下,两下。
气流和着一点不清不楚的电磁杂音落在他耳边,明明白白,无可否认。

沉默没有持续很久,那边拖长了声音叫他:“哥……”
靳东几乎是哆嗦了一下,整个人像突然绷紧了弦的弓,头发丝儿都僵在了空气里。
上一次经受这个称呼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小孩儿拖着长腔叫他,叫完了也不说话,站在旁边吭哧吭哧憋笑,有一点心照不宣的得逞骄纵。
“哥…”那边好像叫上了瘾,一个人瞎嘟囔,也听不太清楚,好半天才有一个完整句子,“你在干嘛呢?”
荒唐得靳东都快笑出来了。
他说:“王凯,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结果对面傻乐几声,说:“世、世界读书日嘛。你在看书?”
什么玩意儿……靳东哭笑不得。其实他刚也没顾上看时间,这时候翻腕看手机,也愣了一下:凌晨四点。他还以为已经天亮了。
“现在凌晨四点,你还不睡呢?”
“哥,你看书看得挺晚哈。”
简直对牛弹琴。
满腔焦躁都没了,靳东忍不住笑,语气就缓和下来:“喝了多少?”
“没、没喝…”醒的时候这小子不大会骗人,醉了越发,舌头和脑子都绕不过弯来,“就一口,喝了一口!”
靳东懒得戳穿他,只问:“你经纪人呢?”
问出口才觉得有些奇怪,过去他常问这话,自己公关团队几乎没有,倒是爱操心师弟的班子,看见人四处蹦跶就喜欢敲他一下,问,经纪人呢。李雪笑他管得多,“没见过事儿这么多的师哥”,他不在乎,王凯听得进就成。
管惯了有些难改,其实一天两天扯明白算,过去也没多长时间供他瞎操心。然而这仿佛早成为经年累月的习惯,他自己也找不出源头,只知道这病顽固不化。

让焦躁再次升起来的不只是他自己的脱口而出,还有那边重新搬出来的沉默。
他有点烦心,耐着性子又问一遍:“经纪人呢?你还在外面吗。”
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怎么,王凯靠在酒店床头,很是理直气壮地回答他:“是啊,还在外面。”
靳东无意识皱了一下眉,劝他:“不要玩太晚了,还要小心被人拍到。”
“知道了。拍到也没事,喝点酒而已。”
完全忘了自己刚说过没喝酒。
靳东想不出什么话好说,要说的太多了,但好像又一个字都不能说,对着醉鬼不能说,对着清醒的人更不能说。
他不挂电话也不说话,两个人居然就傻握着手机又沉默了好一会,只听得见呼吸起伏。靳东坐在一房间的黑暗里,只有脸侧耳边透过来一点手机光,加上睡意昏沉,恍惚以为是在做一个不好不坏的梦。
那边突然清了清嗓子,没头没尾地说:“你又不在这儿。”
“嗯?”靳东没反应过来。
“你不在这,拍到什么也没关系啊。”王凯笑两声,说,“我们两被拍到,才不得了。”
这话由王凯对他说,情绪就太复杂了,靳东一时说不出话来,王凯还不管他,自顾自说话:“哥,你去不去看我电影啊?”
靳东这下也就两秒钟没声儿,他就急了——要不怎么说喝醉的人不讲理,立马嘟嘟囔囔,听不太清楚具体的,但怨气很分明,大概说他又不是没时间怎么电影都不肯看,也就是喝醉了敢说,抱怨天抱怨地,最后一记绝杀。
他问靳东:“哥,你真讨厌我啊?”
操。太要命了。  情感先于理智开口,他听见自己讲:“怎么可能,我…”
理智到底复苏了,最后半句卡在嗓子眼里,听见王凯追问了一句:“你会看的吧?”
行吧,醉了有醉了的好,不用掩饰应付,他自己给带过去了。靳东把那半句话咽下去,说:“会看,肯定会看。”
他把肯定两个字咬得很重,好像后半句话的所有情感都装在这个肯定里,绝不毁诺,也不再开口。

————————————————————————

手机排版 多多包涵orz
有错字请一定要告诉我qaq

评论(2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