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只谈风月
PS 东凯/诚楼大cp可逆不拆

【凯东】他是猫

隔了太久,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

前文:他是猫(4)

--------------------------------------------------------------

(5)

靳东缩在被子里自暴自弃两分钟后终于决定起床,他尾巴还在,穿不了裤子,还好王凯聪明,给他留了件浴袍在床头。他慢吞吞拉袖子,想着自己连这浴袍怎么出现的都不知道,该有的记忆一团乱,满脑子只有那个梦。

等洗漱完毕到楼下时,早餐都已经摆好了,两杯豆浆两盘饺子外加一小碟辣油,香味大老远的勾人。王凯站在桌旁解围裙,听见声响才抬头,笑开一口雪白的牙齿:“起床啦?”

这个居家味儿十足的开场给了靳东致命一击,以至于他坐下吃完了三个饺子才想起来夸王凯辣油做得不错,顺带提着心求证昨晚的事儿——那个吻当然要隐去,只说起王凯的眼睛。

“棕黄色?”王凯咽下食物才开口,带着明显的疑惑,“没有那么明显吧,也就是颜色变浅了一点。”

他晃了晃头,熟悉的豹耳露出来,眼睛却没什么变化。最多不像以前那样黑亮,带点深棕色,比起豹子看上去倒更像一只鹿,温良柔和,人畜无害。

靳东一愣,旋即笑道:“哦,那是我记错了。”

妄想一旦落空就会觉得自己荒唐,为了掩饰那点羞惭,他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低头夹饺子——也得亏他低头,不然王凯真是憋不住笑了,他抿紧了唇不让自己笑得太开,连筷子上夹的那半只饺子都跟着肩膀直抖——看看师哥那耳朵尖吧,都能垂到头发上了,还装。

 

两个大男人吃起东西来速度惊人,很快就光了盘,王凯拦住靳东,自己收拾了一下碗碟,闲谈似地问他:“你昨儿喝了多少酒?”

……这也太贤妻良母了。靳东脑子里胡思乱想,差点错过王凯的话,嗯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回答:“不知道,没多少吧。”

等会儿,自己喝醉了是不是做了什么——靳东绷紧了弦,一紧张就把王凯早上答他那句“你没闹我”丢到脑后了,问他:“我做什么了吗?”

王凯眉心一跳,手上动作没停:“你记得做什么了吗?”

靳东表情一瞬间精彩起来,这问句是什么意思?我到底做没做什么?那不是梦?我做……如果我做了我是做了什么?

王凯一抬头被他坦白从宽的沉痛表情吓一大跳,没忍住笑,一连串盒盒盒笑得腰都要弯到桌上去:“东哥你怎么了,我跟你开玩笑呢,又不是演偶像剧,哪那么多……”

不对,嘴太快了,怎么就要说酒后乱性了,人也没说是做什么,万一只是问自己吐没吐发没发酒疯呢?却不知靳东心里也有鬼,一时半会察觉不出这些弯弯绕绕,他紧急刹车,中途换了个问句:“哥,你是不是喝醉就特容易睡着啊?”

靳东一回忆,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杀青喝大的情况占多数,有次他喝猛了,据后来扶他回酒店的朋友说他当时拍着桌子刚站起来要献歌一曲就直接倒了,吓了旁边的人一大跳——场面滑稽可想而知,王凯笑得重新弯下腰去,他也跟着笑。

其实没道理的,他咂摸着不该说这么丢面子的事,但谁知道呢,大概是王凯笑得太好看了,忍不住就想多看一会儿。

 

但他其实并不了解王凯这样开怀的真相——如果他知道,大概很难跟着一起笑得这么开心。

------------------------------tbc--------------------------------

评论(1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