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只谈风月
PS 东凯/诚楼大cp可逆不拆

【凯东】他是猫(3)

我终于回来了(。)
前文链接:他是猫(2)
仍然 OOC预警

王凯几乎没笑出来:“我不怕猫啊,猫特别……嗯,猫挺好的。”
他把舌尖上打转的“可爱”两个字吞下去。
“那你进来吧——等一下,还是做好心理准备,有点奇怪……”
一推门,人就坐在门旁边的床上,被子盖到腰,头顶上(不出意外地)多了两只尖尖的耳朵。他扭过头来,看到王凯时表情很镇定,但耳朵抖了一下:“……见笑了。”
王凯绷住表情,心里早放了百八十个烟花:“怎么了,这是收不回去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太久没试过,生疏了。”
王凯好笑:“这也能生疏?”看他苦恼得真心实意,想了想又道,“估计是因为酒。”
“也许吧……”靳东揉揉眉心,有点无可奈何,居然还转头安慰王凯,“没事,这我以前遇到过,最多也就一天——明天可能还得赖在你这儿了。”
他讲话时仰头看人,光就落进他眼睛里,一荡一荡的,哪里还轮得到人有拒绝的份。
第二天原有的应酬和聚会在王凯心里刚打了个水漂就被划拉进了拒绝项,他面不改色地讲瞎话:“行啊,明天正好我也闲在家。”
听到这话靳东反而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问他:“你觉得我这个……属相,奇怪吗?”
“不奇怪啊,猫虽然不太常见……”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条毛茸茸的黑色尾巴钻出被子,居然还摇了摇,像跟他打招呼。
“……”
靳东以为他是被吓得出不了声了,忧心忡忡看他表情:“你还好吗?”
我又不是没看过,王凯差点没跟他交代犯罪情况,赶紧憋住,看着对方一脸担忧顿时愧从心起,话都要讲不利索了:“我没事,这也正常,挺好的,没关系。”
可他这个表情明显不是在说没关系。还小的时候因为尾巴被人嘲笑戏弄甚至惊慌躲避的苦头留下的阴影太深,过了几十年也还是能让靳东心里咯噔一下,但早已经不是七情上脸的年纪,他把沮丧藏得很好,云淡风轻地跟王凯解释这个小变异:自生下来就有,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不大好看,所以他平时不肯暴露体征,怕吓着别人。
他讲着讲着发现对方目光不对劲,警觉地摸了摸头发:“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没有,”王凯偷瞄被抓包,吓了一跳,“就是…你耳朵,耷拉下来了。”

评论(1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