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毫不客观

【凯东AU】囚鸟(1-4)

脑洞来源小王男人风尚那组图。太港了,我心肝颤。

名字乱取的,是个AU,黑‖帮话事人x大排档小老板,天雷预警(。

不搞道德教育,不搞知识科普,R17。慎点,慎点。

不适请右上角,万一有什么锅都是我的。

未完  我尽量不坑

旧文归档 放出送给 @Saccharin  


——————————————————————

这一阵,气象台言之凿凿台风过境,香港的天亦是很给面子,一整日一整日阴着,仿佛随时有倾盆大雨。然而实际上暑气依旧蒸腾,像是盖上了焖煮的盖子,只有海水沸腾,乌云压境,难有和煦凉风。这样闷了几天,众人放松警惕,并不提防大雨,居民楼外照旧挂出内衣内裤甚至是薄薄夏被,招展成一片五颜六色。

作为大排档老板,靳东倒是早早地备好了雨棚,预备有雨时随时拉开。说来也巧,雨下起来的那晚他刚刚卸完货,前脚迈进门后脚跟就沾了雨。这雨蓄了太久的势,砸下来时声势很猛,食客哄然,他赶紧又回身去扯雨棚架,招呼店内的打工仔帮忙。架子前些天才上过润滑油,倒是很容易拉开,但雨太大太凶,从店面到雨棚的缝隙里哗啦啦淌下来,混着灰尘冲得一片泥泞。饭当然还能吃,但眼见着顾客都已经兴致缺缺开始结账,靳东也没办法,他接过熟客手上的一叠港钞,和人寒暄两句,感慨这雨下得不巧。

送走了人客,料想这样大的雨也不会再有人来,他帮着收拾了桌椅,嘱咐店员两句,就预备放他们回去。

他瞅瞅外面,又说:“雨大,停一停再走也行。”

轮班的两个人却是兴冲冲地拎了伞要跑,都说约了女仔,再大的雨也不能泡汤。

“哦,大晚上约会,怪不得这么急。”靳东手指头点点这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笑道,“去吧,冒这么大的雨去接人,是演英雄救美了。”

靳东比他们俩大了也不过一轮左右,他们并不怵这个好脾气的老板,嘻嘻哈哈着挥挥手道了别就头也不回地冲进雨中,很快地隐没在了楼间窄道里。

才九点,往日这个点已经快进入人流高峰,眼下却是街道空旷,四处无光,靳东无奈地摇摇头,正准备关门回房整理账本就听见发动机的声音逼近,雨水四溅,耀目的车灯破开黑暗直奔店面——牌照和车型都是陌生的,然而他很清楚里面是谁。再清楚不过了。

没等靳东走过去,车已经停好,后座下来一个瘦高人影,大踏步进店,连鞋跟都没沾一点雨水。他挥挥手,那车又慢慢起步退回雨里,直接横在路边,静默而嚣张地无视了不得停放的规则,缓缓灭了车灯。

“还看什么呢?”

靳东这才一惊,已过而立之年的人居然有些无措起来,不知道视线该往哪放,过了两秒才出声道:“……凯哥。”

被他叫作“凯哥”的人一笑,那张显见比靳东更小的面孔于是更加动人,他漫不经心又理所当然地应下了这个称呼,拍拍对方的肩膀,大摇大摆往内间走:“进来吧。”

靳东在原地望着他背影发了好一会呆,才迈步跟上去。

跟上来吧


————————tbc————————

本来想着归档一下各种🚗,顺便做个目录放出来,但折腾了半天发现,好麻烦啊……

不想弄了,直接重新解锁了,我都这么透明了应该没人举报吧∠( ᐛ 」∠)_

外链打不开叫我就好,看到了会及时修的。

*小老板和大佬的那篇AU(如果有人还记得它)暂时没有放出,因为实在有点那个啥……容我把它先搬去AO3再说。另外还有一些外链彻底翻车、无法补档的也懒得解锁了(›´ω`‹ )

我:好想写……
各种ddl:不,你不想。

AI很懂呀……
凯东是真的!🙊

更新又被屏蔽了🙃🙃🙃
已经屏蔽我三次了……前两次还都是秒屏……
我恨T_T

碎碎念

是真的好喜欢东凯啊。
不管是分开作为个体看,还是合起来作为cp看,都特别喜欢。感谢2015年,感谢伪装者,让我遇到靳东和王凯。也感谢他们带来的,最最好的楼诚。
世界上有这样两个人存在并且轨迹相互交汇,真是太太太太好了。

这张王凯老师真的太厉害了,穿了衬衫散着扣子,五官隐在阴影里,偏偏下半身一丝不苟,西裤笔挺皮鞋光亮,堪堪露一截黑色西装袜,是最欲又最禁欲,最深沉又最张扬,仿佛囚笼外草丛里蛰伏着的野兽。
盖章绝世好攻(。

【东凯东】白T恤还是粉外套

今天大帅哥上线啦  快乐摸鱼一哈

————————————————————

出门前小王正帮他确认证件是不是齐全,转头看见人穿着白T恤就溜达出来了,赶紧推他回房:“这衣服小了,你怎么又穿我的?”
靳东拉了拉下摆,很有些不满:“哪儿小了哪儿小了,这不挺合身吗。”
合身?紧巴巴的…这能穿到外面去么!王凯没敢再说这衣服他自个儿穿上是空晃晃,摸摸靳东手臂赶紧改口:“是,合身,特好看——哥你看再披件衣服是不是好点……没,没,不是说你胖,粉色精神啊!”
给他挽了袖子,出门送到地下停车场,王凯站在电梯间里颇不舍地看他,靳东迎着他目光笑,又有点招架不住,说:“再看我舍不得上车了。”
王凯也笑起来,到底开口催他赶紧去机场,不要误了点,一路平安,落地记得发短信。

王凯关于加件衣服是正确选择的念头在吃过饭看到微博上一片“可爱美味粉色超甜”以后……动摇了那么五六七八秒——算了,总比看紧身衣好吧。

【凯东】论德约胜利后庆祝的合理性

前几天的摸鱼产物   庆祝德约胜利

无论如何,跨界歌王总是要看的啊

有错处都是我的

诸位下了车记得回来打个卡呀…

————————————————————

北京没有完全静谧的夜,这里时刻沸腾,时刻热闹,但眼下这个只有电视机屏幕亮着的房间里,的确安静得——比喻俗一点也不要紧——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一室荧荧,两双眼睛,三罐啤酒,零零碎碎摆了半桌子的下酒菜。

屏幕上德约和纳达尔的比赛进入到最后阶段,靳东舒展一下身体,放松了点心情,同王凯说德约大概要赢。

他话里藏不住的高兴,王凯忍不住也笑,转头去看他,这时候靳东视线已经重回屏幕,侧脸在闪烁光线里英俊得能要人命,他没忍住,捱过去吻他一记。

在一起久了,靳东此刻横他一眼他都知道里面有几句话。克制着没再撩他,王凯笑着躺回沙发靠背,修长手指摩挲着下巴,心想,待会赢了庆祝一下。

胜负尘埃落定那一刹王凯也激动,高兴得手上啤酒一晃,撒了点在两人身上,靳东正是兴奋劲儿上,笑得眉眼弯弯,很满意地接过啤酒,仰头灌一大口。

王凯看他喉结滚动,觉得自己嗓子发干,他向来是行动派,说庆祝就决不含糊,啤酒刚移开他脸已经凑上去,咂着靳东嘴里的啤酒味儿止渴。

靳东差点没呛着,倒也抬头任他亲,呼气喘息里都是淡淡酒味,明明没喝多少,脸上已经发烫。

“一杯倒啊哥。”王凯轻轻咬他喉结,一翻身跨坐在他大腿上,居高临下摸/他胸膛,笑他不胜酒力。

“哪有那么夸张……”靳东手按上对方肩膀,不轻不重抵着,是推拒更是欢迎,嘴上不服输,“还真信我是一杯倒啊?”

是,我不信,也不知道谁次次聚会喝多了软着身子被我搬回来。王凯暗自腹诽,伏在他锁骨处偷笑,他一颤靳东就发现了,威胁/性/地拍了他屁/股/一下,拍完手没拿下来,极其情/色/地开始揉他。

王凯瘦归瘦,一直是腰/细/臀/翘,手感太好,他摸得心头火起,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但王凯之前想到这人醉态,八分/欲/望/烧成十分不安好心,拿庆祝做由头和他干杯,当然舍不得下狠手灌他,只是啤酒喝点儿并不妨事,于是干杯来干杯去一听半啤酒全进了靳东肚子。

酒是个好东西。

王凯很满意地看着底下人逐渐湿润的眼睛,想,就这样吧,再喝对胃不好了。

这点啤酒离醉当然还差得远,但反应力已经下降,靳东眨眨眼,王凯感觉他睫毛都比平时动得慢。乖顺又听话的样子,问题却出其不意:“跨界歌王,不看啦?”

王凯没料到他这时候还惦记着那个,哭笑不得,的确说好看完网球就看跨界,但眼下,他摸到靳东/两/腿/之间,轻车熟路让对方硬/起来,冲着他笑笑:“还有心思看节目?”

男人硬/起来的时候脑子就转得更慢了,况且靳东并没有认真听他在说什么,意味不明地哼一声,自己手也握上去,按着王凯的手瞎揉。他穿着睡裤,那点薄薄布料在两个男人的手劲下等于没有,揉高兴了,探身亲王凯一口:“裤子/脱/了。”

哟,这是还没放弃。王凯手上用力把他裤子/扒/了一半,指挥他动:“来,抬起来。”

靳东缓慢地抬目瞟他,目光里没多少赞同,但还是动动/腰,遂了他的意。

真乖。这话王凯没敢说,真把师哥逼急了算盘也没法打了,见好就收,才是正道。

打卡乘坐小破车…

————————————————————————

【诚楼】胆大包天(门板普雷 点梗)

虽然过了零点但还是要假装日日(?)了!

拖了一年的诚楼门板普雷点梗……(愧疚

肉柴,小可爱请不要嫌弃qaaq @球球她姐 

时间线接老早的一篇现代AU:秘而不宣的夜(3)

——————————————————————————

自打旅游回来,明台老觉得家里有什么地方奇奇怪怪的。

早上吃饭吧,才回来一周,这已经是自家大哥晚起第三天,晚起也罢了,上桌还瞪阿诚哥。

大哥瞪人可不是好玩儿的,他坐在旁边都觉得冷飕飕的,阿诚哥倒是一点事没有,端茶递水照样来,时不时还附在大哥耳畔说两句什么。大哥一开始还绷着脸,后来就笑,笑得前仰后合。

他忍不住好奇:“大哥,阿诚哥说什么啊?”

问完这句话,大哥突然就不笑了,整了整神色:“没什么,你阿诚哥胡说。这都几点了,你还不去上课?”

????

周三第一堂大课空着的明台捧了粥,觉得很委屈。

讲个笑话还不准问的噢。

等看背着包的明台出了门,明诚才大大方方回身靠近明楼:“大哥,今天不出门吧?”

“好不容易有闲暇,不出去走走?”明楼喝了口粥,想了想道,“你不是说想去我宿舍看看?”

明诚自己都要忘了这一茬了,愣了一下才笑着摇头:“现在不用了。”

看他露出一点困惑的神色,明诚挨着他笑:“大哥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去?”

“我知道,查岗是吧。”明楼随口说笑,瞥见明诚神色,一挑眉,“哦…还真说中了。”

他得意的样子实在好看,明诚心痒痒的,接过他手上的碗放到一旁的桌上,一转身就把人圈在了椅子上。明楼下意识伸手挡开,避开这家伙可怜兮兮的眼神——这个吻不能不挡,他太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阿香回家了,大姐去了公司,小家伙也出门上课,这指不定直接在饭桌边擦枪走火了。

这样不行,明楼想,得整肃家风。整天把时间花在这些…咳,这些事上,不像样子。

他把人再推开一点,直起身来,往书房走:“既然不出门,那趁太阳好,把书晒了吧。”

然而书还没清下来两本,人先被抵在门板上了。

“阿诚……”对于这个结果,明楼并不意外,他只是有点想叹气。

但他一叹气明诚居然就有点怂了,松了松圈着对方腰的手劲,还是没舍得放手:“大哥?”

还好这小子没蠢到问要不要继续。明楼索性把人揽近一点,歪歪头,把下巴搁在阿诚肩膀上。

热气呼进耳廓,明楼甚至还在他肩膀上像猫一样蹭了蹭,调整成一个更舒服的拥抱方式。

这太犯规了。

石墨文链

石墨图链

明楼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不仅腰酸,还有某个地方疼。更让人火大的是,床边连个人影子也没有。

他皱起眉,撑着手去摸身边放着的一杯水。温度正好,不凉不烫——好吧,勉强消一点气。可还没来得及疑惑阿诚这胆大包天的小子到底跑去哪了,外面明台的一声惨叫就解答了他的疑惑:“阿诚哥,我哪知道那是给大哥的粥——”

明楼放下水,没忍住,轻轻抿出一个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