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睡不醒的我执

东凯双担rps粉/楼诚双担cp粉/凌赵双担cp粉
👌

AI很懂呀……
凯东是真的!🙊

【凯东】囚鸟(4)

被屏到没脾气,全文走链。


看完回loft打个卡呀~


——————————————————

本来想着jun训完写了5再发4,结果开学忙到无法摸鱼…就先发着吧。

更新又被屏蔽了🙃🙃🙃
已经屏蔽我三次了……前两次还都是秒屏……
我恨T_T

碎碎念

是真的好喜欢东凯啊。
不管是分开作为个体看,还是合起来作为cp看,都特别喜欢。感谢2015年,感谢伪装者,让我遇到靳东和王凯。也感谢他们带来的,最最好的楼诚。
世界上有这样两个人存在并且轨迹相互交汇,真是太太太太好了。

【凯东】囚鸟(3)

被屏到心烦  直接外/链吧   

有一小段真/qiang/实/弹…


点tag可查看前文


——————————————————————


石墨


点这个图链 文链被屏了

等到靳东回/魂时底下已经嘀嗒在淌//精,前后都湿得不行,王凯靠在床头揽着他,一脸餍足,舒舒服服揉乱他一头黑发,时不时掐一把脸上软肉。靳东一动腰,痛得嘶一声,低头去看时腰上都是青紫指印。

王凯看他低头,象征性摸了摸他的腰,说:“痛?在这里住两日吧。”

靳东眼睛一亮,想了想,却又摇摇头:“周日要去拿货…”

王凯从不留人,没想到第一回开口就被拒绝了,有点哑然,但听靳东意思像是失落,于是也没不爽,说,那就算了。他手从靳东脸上滑下去,摸/他脊骨,又捏捏手臂,突然看到他肩膀后面留了印子,仔细一瞧,好几道红痕,沿着颈骨延伸出一线,已经消得看不出是什么弄的,但星星点点,在白皙/皮/肉/上很显眼,王凯摸了摸那里,要笑不笑地道:“这是什么人留的?”

靳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对上王凯的眼神,只听他说:“在我这欠了债,还要去还别人的情?”

————————————————————————

【凯东】囚鸟(3)

被屏了   再发一遍  真的不想走外链(。

(求求不要再屏了orzz

前文:(1)   (2)

-----------------------------------------------

最后还是手/口/并用帮王凯再弄出来一次,又被指使去做饭。王凯she了两次,舒舒服服耷着眼皮休息,靳东翻箱倒柜,凑出几碟凉菜先端上来给大佬打发时间。

他长手长脚缩在桌子底下太久,爬出来时腰酸背痛,穿衣服都慢半拍,王凯索性让他别穿了,直接赶进后厨颠勺。

王凯已经洗了手,修长指尖拈了颗花生丢进嘴里,笑笑地看着只穿了条内//裤的男人重新转回厨房,就着美//色下酒,心里却是有念头打转。靳东不了解,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从来只有人服务到位,哪里轮得到他劳累给人打/手/枪。可再一想,靳东那一阵呻/吟的确搅得自己心里燥/热,怎样都是爽,也罢了。

虽说当了老板,但靳东厨房功夫并没落下,当初带大他的老伯的手艺他学了个九成九,平时招牌菜也都是他来。拆了刚进的一批海鲜,开烧烤架又滑一道锅,颠勺做得行云流水。大大小小的铁板和浅口碟端出来铺满半张桌,王凯叫停时他正好把一份牛油花甲用锡纸封起来摆上烧烤架,回身笑笑,应了声好。

王凯摸了双筷子开吃,他吃东西虽然不挑,但要求不低,不过靳东还是很有一手的,不然那天他赤//膊兄弟不会打包票好吃,拖了他来这个大排档。没吃多久靳东就端了最后一个碟子上来,撕开锡纸香气扑鼻,看见王凯吃得痛快,厨师的自豪感涌起来,忍不住确认一遍:“好吃么?”

“好吃。”王凯吃饭的时候很专心,只分了他半个笑——但饶是这样靳东也愣神了一刹,才知道坐下同他一起吃。

胡/搞一场,两个人都饿了,满桌子菜扫荡得干净。吃得饱了,王凯居然有些瞌睡,他看着靳东光/着/上身握着筷子和一颗花生搏斗,抿出一个笑,还没说话,突然心里一紧。

他有点太放松了。如果有人今晚动了心思,从靳东这里下手,他十有八九已经栽进了河底。

快乐和刺/激他都不怕,唯独放松值得jing惕。

王凯慢慢放下筷子,抖抖西装,靳东赶紧放了碗送他,裸/成这样也没法走到外间,掀开帘子的时候他几乎要说“我以为你会在这里过夜”,但心里知道他和王凯是有欠有还的关系,这话已经逾矩。只能一言不发,看着那道西装背影转过墙角,听见皮鞋踢踏远去,发动机轰鸣逐渐逼近又逐渐消失,才转身进去,扶着腰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内间。

靳东本以为再见王凯又会是几个月以后的事,不想还不到二十天,王凯就派了人来接他,一路送到太平山腰,管家请进门,靳东被客客气气搜过一遍身之后,站在空旷大厅里,对王凯这个黑//帮话事人的认知又上了一层。

家族内部传了这么多年的帮派早已不仅仅是黑//道那么简单,各行各业势力渗透,能见光不能见光的钱堆成金山银山,王凯一个非家生子披荆斩棘一路上位也不过几年时间,已经能大摇大摆住进太平山腰,同巨富比邻,仿佛掌控大半个港市风云。

王凯处理完事务,走出房间从上俯瞰靳东。他眼神锐利如鹰,自上而下描摹男人轮廓,靳东天生肩平腰直,一身休闲装立在堂皇大厅里,面上没有半点不自在,沉静又美,王凯少说有些讶异,不由得挑了挑眉。

这小老板是挺有意思的。

他盯得太久,靳东若有所觉,抬头看向高处,正对上王凯的目光,下意识露出一个笑容。王凯站在栏杆边看着他,向后挥了挥手,让人把他带上来。

进了房间王凯就让他帮自己脱/了/衣服,坐在床上等人脱/光了帮他//口。温热口腔一贴上来,王凯就觉得身体有了些兴奋冲动,小腿抵着对方的背,低头欣赏那张逐渐写上情//欲的脸,随口道:“你倒是自觉。”

靳东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嘴上没有停,眼睛却抬起来看他。王凯笑笑,摸摸他柔软的头发:“乖一点,好处自然不会少。”

王凯看得出来,靳东听了这话不是很高兴,但也就是一瞬间,马上收敛好情绪。王凯往年见多了身娇体软玫瑰似的漂亮少年,他平时在床/上也吃撒娇卖嫩那一套,只是这一下的确体会到了睡/年长者的好处,不像小崽子容易矫揉作态,免了探问调笑,倒乐得轻松。

任他舔了一阵子,王凯摸着他下巴把人拖上//床,塞给他一支润/滑,眼神示意他自己弄。靳东到目前为止还没真qiang实dan和王凯做过,不过第一次王凯嫌不方便,按着他在墙边只臀/缝里弄了一回,走的时候撂下话要他多学学,准备一下——准备什么,不言而喻。

只是看视频和实cao很不同,靳东在冷气里捣/弄得额头都冒了汗,都还没能吞进去第三根手指。王凯看够戏,终于硬/得有点难受了,拍拍对方的屁//股接手润/滑/剂,两个手指毫不犹豫地捅了进去,靳东自己还有根手指含在底下,这一下又被撑开一点,痛得皱了皱眉。王凯摇摇头,手缓缓律动,嘴上教育他:“还是得学,知道吗?”

“嗯……”靳东眉头解不开,努力放松身体适应那几根手指,手撑在床/上,微微有些抖。

王凯只摸索了几下就找到了前//列//腺位置,不紧不慢按下去,靳东立刻叫出来,声音居然很有些媚,听得人邪//火直蹿。

他手上用力,碾压那一点,靳东声调一颤,随着抽/插频率直喘。

王凯耐着十年难遇的好性子给他扩/张半日,最后让靳东放弃了脐/橙位,让人靠在床头抬着腿,自己一点点挤进去,端详着靳东皱眉闭眼的那副英俊面孔,勉强原谅这家伙业务不精。等全进去,王凯已是耐性全无,掐着那把软/腰就开始动。

靳东底下吃得深,又缠得紧,王凯动起来他就哼,生//理上扛不住,扭着肩膀想逃,王凯按住他,越cao越快,一把劲瘦的腰拧着,只管长进长出。他底下被后//穴咬得正舒服,十分来劲,手指探上靳东脖颈稍一用力,感觉底下又吸紧三分,等放开力气虚虚地搭着之时,靳东挣扎着要握他手腕,王凯眼睛一眯,底下动作放缓,看他是不是要反抗。

靳东第一回就被这么cao根本掌不住,意识丢了大半,手指摩挲着王凯一把光滑腕子,胆大包天拖了手居然要吻他。王凯瞪大眼睛,看他抓着自己的手抚过有些干燥的唇,抿着指尖,扯出一个恍惚笑容。

这一瞬间王凯心跳如擂鼓,手指顶开两片饱满唇瓣进进出出,感觉口干舌燥,怎么/操/他都觉得不够深。

等到靳东回魂时底下已经嘀嗒在淌//精,前后都湿得不行,王凯靠在床头揽着他,一脸餍//足,舒舒服服揉乱他一头黑发,时不时掐一把脸上软/肉。靳东一动腰,痛得嘶一声,低头去看时腰上都是青紫指印。

王凯看他低头,象征性摸了摸/他的腰,说:“痛?在这里住两日吧。”

靳东眼睛一亮,想了想,却又摇摇头:“周日要去拿货…”

王凯从不留人,没想到第一回开口就被拒绝了,有点哑然,但听靳东意思像是失落,于是也没不爽,说,那就算了。他手从靳东脸上滑下去,摸他脊骨,又捏捏手臂,突然看到他肩膀后面留了印子,仔细一瞧,好几道红痕,沿着颈骨延伸出一线,已经消得看不出是什么弄的,但星星点点,在白皙皮/肉上很显眼,王凯摸了摸那里,要笑不笑地道:“这是什么人留的?”

靳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对上王凯的眼神,只听他说:“在我这欠了债,还要去还别人的情?”

-----------------------------------------

绞尽脑汁使用分隔符T T

这张王凯老师真的太厉害了,穿了衬衫散着扣子,五官隐在阴影里,偏偏下半身一丝不苟,西裤笔挺皮鞋光亮,堪堪露一截黑色西装袜,是最欲又最禁欲,最深沉又最张扬,仿佛囚笼外草丛里蛰伏着的野兽。
盖章绝世好攻(。

【东凯东】白T恤还是粉外套

今天大帅哥上线啦  快乐摸鱼一哈

————————————————————

出门前小王正帮他确认证件是不是齐全,转头看见人穿着白T恤就溜达出来了,赶紧推他回房:“这衣服小了,你怎么又穿我的?”
靳东拉了拉下摆,很有些不满:“哪儿小了哪儿小了,这不挺合身吗。”
合身?紧巴巴的…这能穿到外面去么!王凯没敢再说这衣服他自个儿穿上是空晃晃,摸摸靳东手臂赶紧改口:“是,合身,特好看——哥你看再披件衣服是不是好点……没,没,不是说你胖,粉色精神啊!”
给他挽了袖子,出门送到地下停车场,王凯站在电梯间里颇不舍地看他,靳东迎着他目光笑,又有点招架不住,说:“再看我舍不得上车了。”
王凯也笑起来,到底开口催他赶紧去机场,不要误了点,一路平安,落地记得发短信。

王凯关于加件衣服是正确选择的念头在吃过饭看到微博上一片“可爱美味粉色超甜”以后……动摇了那么五六七八秒——算了,总比看紧身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