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诶嘿

【凯东】囚鸟(4)

被屏到没脾气,全文走链。


看完回loft打个卡呀~


——————————————————

本来想着jun训完写了5再发4,结果开学忙到无法摸鱼…就先发着吧。

更新又被屏蔽了🙃🙃🙃
已经屏蔽我三次了……前两次还都是秒屏……
我恨T_T

碎碎念

是真的好喜欢东凯啊。
不管是分开作为个体看,还是合起来作为cp看,都特别喜欢。感谢2015年,感谢伪装者,让我遇到靳东和王凯。也感谢他们带来的,最最好的楼诚。
世界上有这样两个人存在并且轨迹相互交汇,真是太太太太好了。

【凯东】囚鸟(3)

被屏到心烦  直接外/链吧   

有一小段真/qiang/实/弹…


点tag可查看前文


——————————————————————


石墨


点这个图链 文链被屏了

等到靳东回/魂时底下已经嘀嗒在淌//精,前后都湿得不行,王凯靠在床头揽着他,一脸餍足,舒舒服服揉乱他一头黑发,时不时掐一把脸上软肉。靳东一动腰,痛得嘶一声,低头去看时腰上都是青紫指印。

王凯看他低头,象征性摸了摸他的腰,说:“痛?在这里住两日吧。”

靳东眼睛一亮,想了想,却又摇摇头:“周日要去拿货…”

王凯从不留人,没想到第一回开口就被拒绝了,有点哑然,但听靳东意思像是失落,于是也没不爽,说,那就算了。他手从靳东脸上滑下去,摸/他脊骨,又捏捏手臂,突然看到他肩膀后面留了印子,仔细一瞧,好几道红痕,沿着颈骨延伸出一线,已经消得看不出是什么弄的,但星星点点,在白皙/皮/肉/上很显眼,王凯摸了摸那里,要笑不笑地道:“这是什么人留的?”

靳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对上王凯的眼神,只听他说:“在我这欠了债,还要去还别人的情?”

————————————————————————

【凯东】囚鸟(3)

被屏了   再发一遍  真的不想走外链(。

(求求不要再屏了orzz

前文:(1)   (2)

-----------------------------------------------

最后还是手/口/并用帮王凯再弄出来一次,又被指使去做饭。王凯she了两次,舒舒服服耷着眼皮休息,靳东翻箱倒柜,凑出几碟凉菜先端上来给大佬打发时间。

他长手长脚缩在桌子底下太久,爬出来时腰酸背痛,穿衣服都慢半拍,王凯索性让他别穿了,直接赶进后厨颠勺。

王凯已经洗了手,修长指尖拈了颗花生丢进嘴里,笑笑地看着只穿了条内//裤的男人重新转回厨房,就着美//色下酒,心里却是有念头打转。靳东不了解,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从来只有人服务到位,哪里轮得到他劳累给人打/手/枪。可再一想,靳东那一阵呻/吟的确搅得自己心里燥/热,怎样都是爽,也罢了。

虽说当了老板,但靳东厨房功夫并没落下,当初带大他的老伯的手艺他学了个九成九,平时招牌菜也都是他来。拆了刚进的一批海鲜,开烧烤架又滑一道锅,颠勺做得行云流水。大大小小的铁板和浅口碟端出来铺满半张桌,王凯叫停时他正好把一份牛油花甲用锡纸封起来摆上烧烤架,回身笑笑,应了声好。

王凯摸了双筷子开吃,他吃东西虽然不挑,但要求不低,不过靳东还是很有一手的,不然那天他赤//膊兄弟不会打包票好吃,拖了他来这个大排档。没吃多久靳东就端了最后一个碟子上来,撕开锡纸香气扑鼻,看见王凯吃得痛快,厨师的自豪感涌起来,忍不住确认一遍:“好吃么?”

“好吃。”王凯吃饭的时候很专心,只分了他半个笑——但饶是这样靳东也愣神了一刹,才知道坐下同他一起吃。

胡/搞一场,两个人都饿了,满桌子菜扫荡得干净。吃得饱了,王凯居然有些瞌睡,他看着靳东光/着/上身握着筷子和一颗花生搏斗,抿出一个笑,还没说话,突然心里一紧。

他有点太放松了。如果有人今晚动了心思,从靳东这里下手,他十有八九已经栽进了河底。

快乐和刺/激他都不怕,唯独放松值得jing惕。

王凯慢慢放下筷子,抖抖西装,靳东赶紧放了碗送他,裸/成这样也没法走到外间,掀开帘子的时候他几乎要说“我以为你会在这里过夜”,但心里知道他和王凯是有欠有还的关系,这话已经逾矩。只能一言不发,看着那道西装背影转过墙角,听见皮鞋踢踏远去,发动机轰鸣逐渐逼近又逐渐消失,才转身进去,扶着腰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内间。

靳东本以为再见王凯又会是几个月以后的事,不想还不到二十天,王凯就派了人来接他,一路送到太平山腰,管家请进门,靳东被客客气气搜过一遍身之后,站在空旷大厅里,对王凯这个黑//帮话事人的认知又上了一层。

家族内部传了这么多年的帮派早已不仅仅是黑//道那么简单,各行各业势力渗透,能见光不能见光的钱堆成金山银山,王凯一个非家生子披荆斩棘一路上位也不过几年时间,已经能大摇大摆住进太平山腰,同巨富比邻,仿佛掌控大半个港市风云。

王凯处理完事务,走出房间从上俯瞰靳东。他眼神锐利如鹰,自上而下描摹男人轮廓,靳东天生肩平腰直,一身休闲装立在堂皇大厅里,面上没有半点不自在,沉静又美,王凯少说有些讶异,不由得挑了挑眉。

这小老板是挺有意思的。

他盯得太久,靳东若有所觉,抬头看向高处,正对上王凯的目光,下意识露出一个笑容。王凯站在栏杆边看着他,向后挥了挥手,让人把他带上来。

进了房间王凯就让他帮自己脱/了/衣服,坐在床上等人脱/光了帮他//口。温热口腔一贴上来,王凯就觉得身体有了些兴奋冲动,小腿抵着对方的背,低头欣赏那张逐渐写上情//欲的脸,随口道:“你倒是自觉。”

靳东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嘴上没有停,眼睛却抬起来看他。王凯笑笑,摸摸他柔软的头发:“乖一点,好处自然不会少。”

王凯看得出来,靳东听了这话不是很高兴,但也就是一瞬间,马上收敛好情绪。王凯往年见多了身娇体软玫瑰似的漂亮少年,他平时在床/上也吃撒娇卖嫩那一套,只是这一下的确体会到了睡/年长者的好处,不像小崽子容易矫揉作态,免了探问调笑,倒乐得轻松。

任他舔了一阵子,王凯摸着他下巴把人拖上//床,塞给他一支润/滑,眼神示意他自己弄。靳东到目前为止还没真qiang实dan和王凯做过,不过第一次王凯嫌不方便,按着他在墙边只臀/缝里弄了一回,走的时候撂下话要他多学学,准备一下——准备什么,不言而喻。

只是看视频和实cao很不同,靳东在冷气里捣/弄得额头都冒了汗,都还没能吞进去第三根手指。王凯看够戏,终于硬/得有点难受了,拍拍对方的屁//股接手润/滑/剂,两个手指毫不犹豫地捅了进去,靳东自己还有根手指含在底下,这一下又被撑开一点,痛得皱了皱眉。王凯摇摇头,手缓缓律动,嘴上教育他:“还是得学,知道吗?”

“嗯……”靳东眉头解不开,努力放松身体适应那几根手指,手撑在床/上,微微有些抖。

王凯只摸索了几下就找到了前//列//腺位置,不紧不慢按下去,靳东立刻叫出来,声音居然很有些媚,听得人邪//火直蹿。

他手上用力,碾压那一点,靳东声调一颤,随着抽/插频率直喘。

王凯耐着十年难遇的好性子给他扩/张半日,最后让靳东放弃了脐/橙位,让人靠在床头抬着腿,自己一点点挤进去,端详着靳东皱眉闭眼的那副英俊面孔,勉强原谅这家伙业务不精。等全进去,王凯已是耐性全无,掐着那把软/腰就开始动。

靳东底下吃得深,又缠得紧,王凯动起来他就哼,生//理上扛不住,扭着肩膀想逃,王凯按住他,越cao越快,一把劲瘦的腰拧着,只管长进长出。他底下被后//穴咬得正舒服,十分来劲,手指探上靳东脖颈稍一用力,感觉底下又吸紧三分,等放开力气虚虚地搭着之时,靳东挣扎着要握他手腕,王凯眼睛一眯,底下动作放缓,看他是不是要反抗。

靳东第一回就被这么cao根本掌不住,意识丢了大半,手指摩挲着王凯一把光滑腕子,胆大包天拖了手居然要吻他。王凯瞪大眼睛,看他抓着自己的手抚过有些干燥的唇,抿着指尖,扯出一个恍惚笑容。

这一瞬间王凯心跳如擂鼓,手指顶开两片饱满唇瓣进进出出,感觉口干舌燥,怎么/操/他都觉得不够深。

等到靳东回魂时底下已经嘀嗒在淌//精,前后都湿得不行,王凯靠在床头揽着他,一脸餍//足,舒舒服服揉乱他一头黑发,时不时掐一把脸上软/肉。靳东一动腰,痛得嘶一声,低头去看时腰上都是青紫指印。

王凯看他低头,象征性摸了摸/他的腰,说:“痛?在这里住两日吧。”

靳东眼睛一亮,想了想,却又摇摇头:“周日要去拿货…”

王凯从不留人,没想到第一回开口就被拒绝了,有点哑然,但听靳东意思像是失落,于是也没不爽,说,那就算了。他手从靳东脸上滑下去,摸他脊骨,又捏捏手臂,突然看到他肩膀后面留了印子,仔细一瞧,好几道红痕,沿着颈骨延伸出一线,已经消得看不出是什么弄的,但星星点点,在白皙皮/肉上很显眼,王凯摸了摸那里,要笑不笑地道:“这是什么人留的?”

靳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对上王凯的眼神,只听他说:“在我这欠了债,还要去还别人的情?”

-----------------------------------------

绞尽脑汁使用分隔符T T

这张王凯老师真的太厉害了,穿了衬衫散着扣子,五官隐在阴影里,偏偏下半身一丝不苟,西裤笔挺皮鞋光亮,堪堪露一截黑色西装袜,是最欲又最禁欲,最深沉又最张扬,仿佛囚笼外草丛里蛰伏着的野兽。
盖章绝世好攻(。

【东凯东】白T恤还是粉外套

今天大帅哥上线啦  快乐摸鱼一哈

————————————————————

出门前小王正帮他确认证件是不是齐全,转头看见人穿着白T恤就溜达出来了,赶紧推他回房:“这衣服小了,你怎么又穿我的?”
靳东拉了拉下摆,很有些不满:“哪儿小了哪儿小了,这不挺合身吗。”
合身?紧巴巴的…这能穿到外面去么!王凯没敢再说这衣服他自个儿穿上是空晃晃,摸摸靳东手臂赶紧改口:“是,合身,特好看——哥你看再披件衣服是不是好点……没,没,不是说你胖,粉色精神啊!”
给他挽了袖子,出门送到地下停车场,王凯站在电梯间里颇不舍地看他,靳东迎着他目光笑,又有点招架不住,说:“再看我舍不得上车了。”
王凯也笑起来,到底开口催他赶紧去机场,不要误了点,一路平安,落地记得发短信。

王凯关于加件衣服是正确选择的念头在吃过饭看到微博上一片“可爱美味粉色超甜”以后……动摇了那么五六七八秒——算了,总比看紧身衣好吧。

【凯东】论德约胜利后庆祝的合理性

前几天的摸鱼产物   庆祝德约胜利

无论如何,跨界歌王总是要看的啊

有错处都是我的

诸位下了车记得回来打个卡呀…

————————————————————

北京没有完全静谧的夜,这里时刻沸腾,时刻热闹,但眼下这个只有电视机屏幕亮着的房间里,的确安静得——比喻俗一点也不要紧——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一室荧荧,两双眼睛,三罐啤酒,零零碎碎摆了半桌子的下酒菜。

屏幕上德约和纳达尔的比赛进入到最后阶段,靳东舒展一下身体,放松了点心情,同王凯说德约大概要赢。

他话里藏不住的高兴,王凯忍不住也笑,转头去看他,这时候靳东视线已经重回屏幕,侧脸在闪烁光线里英俊得能要人命,他没忍住,捱过去吻他一记。

在一起久了,靳东此刻横他一眼他都知道里面有几句话。克制着没再撩他,王凯笑着躺回沙发靠背,修长手指摩挲着下巴,心想,待会赢了庆祝一下。

胜负尘埃落定那一刹王凯也激动,高兴得手上啤酒一晃,撒了点在两人身上,靳东正是兴奋劲儿上,笑得眉眼弯弯,很满意地接过啤酒,仰头灌一大口。

王凯看他喉结滚动,觉得自己嗓子发干,他向来是行动派,说庆祝就决不含糊,啤酒刚移开他脸已经凑上去,咂着靳东嘴里的啤酒味儿止渴。

靳东差点没呛着,倒也抬头任他亲,呼气喘息里都是淡淡酒味,明明没喝多少,脸上已经发烫。

“一杯倒啊哥。”王凯轻轻咬他喉结,一翻身跨坐在他大腿上,居高临下摸/他胸膛,笑他不胜酒力。

“哪有那么夸张……”靳东手按上对方肩膀,不轻不重抵着,是推拒更是欢迎,嘴上不服输,“还真信我是一杯倒啊?”

是,我不信,也不知道谁次次聚会喝多了软着身子被我搬回来。王凯暗自腹诽,伏在他锁骨处偷笑,他一颤靳东就发现了,威胁/性/地拍了他屁/股/一下,拍完手没拿下来,极其情/色/地开始揉他。

王凯瘦归瘦,一直是腰/细/臀/翘,手感太好,他摸得心头火起,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但王凯之前想到这人醉态,八分/欲/望/烧成十分不安好心,拿庆祝做由头和他干杯,当然舍不得下狠手灌他,只是啤酒喝点儿并不妨事,于是干杯来干杯去一听半啤酒全进了靳东肚子。

酒是个好东西。

王凯很满意地看着底下人逐渐湿润的眼睛,想,就这样吧,再喝对胃不好了。

这点啤酒离醉当然还差得远,但反应力已经下降,靳东眨眨眼,王凯感觉他睫毛都比平时动得慢。乖顺又听话的样子,问题却出其不意:“跨界歌王,不看啦?”

王凯没料到他这时候还惦记着那个,哭笑不得,的确说好看完网球就看跨界,但眼下,他摸到靳东/两/腿/之间,轻车熟路让对方硬/起来,冲着他笑笑:“还有心思看节目?”

男人硬/起来的时候脑子就转得更慢了,况且靳东并没有认真听他在说什么,意味不明地哼一声,自己手也握上去,按着王凯的手瞎揉。他穿着睡裤,那点薄薄布料在两个男人的手劲下等于没有,揉高兴了,探身亲王凯一口:“裤子/脱/了。”

哟,这是还没放弃。王凯手上用力把他裤子/扒/了一半,指挥他动:“来,抬起来。”

靳东缓慢地抬目瞟他,目光里没多少赞同,但还是动动/腰,遂了他的意。

真乖。这话王凯没敢说,真把师哥逼急了算盘也没法打了,见好就收,才是正道。

打卡乘坐小破车…

————————————————————————

【诚楼】胆大包天(门板普雷 点梗)

虽然过了零点但还是要假装日日(?)了!

拖了一年的诚楼门板普雷点梗……(愧疚

肉柴,小可爱请不要嫌弃qaaq @球球她姐 

时间线接老早的一篇现代AU:秘而不宣的夜(3)

——————————————————————————

自打旅游回来,明台老觉得家里有什么地方奇奇怪怪的。

早上吃饭吧,才回来一周,这已经是自家大哥晚起第三天,晚起也罢了,上桌还瞪阿诚哥。

大哥瞪人可不是好玩儿的,他坐在旁边都觉得冷飕飕的,阿诚哥倒是一点事没有,端茶递水照样来,时不时还附在大哥耳畔说两句什么。大哥一开始还绷着脸,后来就笑,笑得前仰后合。

他忍不住好奇:“大哥,阿诚哥说什么啊?”

问完这句话,大哥突然就不笑了,整了整神色:“没什么,你阿诚哥胡说。这都几点了,你还不去上课?”

????

周三第一堂大课空着的明台捧了粥,觉得很委屈。

讲个笑话还不准问的噢。

等看背着包的明台出了门,明诚才大大方方回身靠近明楼:“大哥,今天不出门吧?”

“好不容易有闲暇,不出去走走?”明楼喝了口粥,想了想道,“你不是说想去我宿舍看看?”

明诚自己都要忘了这一茬了,愣了一下才笑着摇头:“现在不用了。”

看他露出一点困惑的神色,明诚挨着他笑:“大哥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去?”

“我知道,查岗是吧。”明楼随口说笑,瞥见明诚神色,一挑眉,“哦…还真说中了。”

他得意的样子实在好看,明诚心痒痒的,接过他手上的碗放到一旁的桌上,一转身就把人圈在了椅子上。明楼下意识伸手挡开,避开这家伙可怜兮兮的眼神——这个吻不能不挡,他太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阿香回家了,大姐去了公司,小家伙也出门上课,这指不定直接在饭桌边擦枪走火了。

这样不行,明楼想,得整肃家风。整天把时间花在这些…咳,这些事上,不像样子。

他把人再推开一点,直起身来,往书房走:“既然不出门,那趁太阳好,把书晒了吧。”

然而书还没清下来两本,人先被抵在门板上了。

“阿诚……”对于这个结果,明楼并不意外,他只是有点想叹气。

但他一叹气明诚居然就有点怂了,松了松圈着对方腰的手劲,还是没舍得放手:“大哥?”

还好这小子没蠢到问要不要继续。明楼索性把人揽近一点,歪歪头,把下巴搁在阿诚肩膀上。

热气呼进耳廓,明楼甚至还在他肩膀上像猫一样蹭了蹭,调整成一个更舒服的拥抱方式。

这太犯规了。

石墨文链

石墨图链

明楼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不仅腰酸,还有某个地方疼。更让人火大的是,床边连个人影子也没有。

他皱起眉,撑着手去摸身边放着的一杯水。温度正好,不凉不烫——好吧,勉强消一点气。可还没来得及疑惑阿诚这胆大包天的小子到底跑去哪了,外面明台的一声惨叫就解答了他的疑惑:“阿诚哥,我哪知道那是给大哥的粥——”

明楼放下水,没忍住,轻轻抿出一个笑来。

———————————————————————

【凯东】囚鸟(2)

我可以做一个日更选手吗?

 

不搞道德教育和知识科普,r17,慎点

Warning:半强制口x

—————————————————————

早知道不用分割线了 直接可以上车


补了一个石墨图链 看看能不能开

——————————————————

诸位看完能不能回来陪我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