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没有故事,大家江湖再见

不行了 季谭太带感了  年轻力壮怼天怼地的狼崽子和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大鳄  萌得我吱儿哇乱叫……
简直活体ABO 自带信息素 待在一起两秒就能干起来
迫切地想搞季谭 啊

【凯东】新年夜

怂且手软,新产出还在挣扎。

清抽屉翻出一点旧稿,转了一篇电子稿,有一点点车,聊表拖更歉意QAAQ
大家上完车记得回来打个卡呀qwq

(看标题就知道真是很久远的稿子了orzzzz)

以下:

----------------------------------------------------------------------

*

才过完年,王凯正好还剩三四天假,盘算着怎么也去山东一趟,打了个电话给靳东,没想到人说年后他马上得给《外科风云》配音,抽不出时间来。已经两个月没见着爱人的王凯倒掉过头安慰了马上要工作的师哥几句,才收了线苦哈哈地缩回自己房间。

晚上亲戚过来串门,表妹还带了个朋友来,说是高中要好的,扯吧扯吧也算是亲师妹——中戏学生,小姑娘才大二,化一点淡妆,栗色长发,乖乖巧巧叫师哥,只说是影迷朋友。可年轻人藏不住事,羞怯爱慕都写在眼睛里。王凯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生怕给她留下一点心动的暗示——师哥好是好,可师哥头上还有师哥啊。

临走时母亲让他送人家姑娘回家,说就在小区旁边。这回实在是推辞不了,晚上也不能让女孩儿走夜路,规规矩矩送到人家楼下,还在庆幸没出岔子就听见小心翼翼的一个问句。

有没有女朋友这问题他一年到头能被问八百回,这次倒是新鲜词。

另一半这三个字朴实得像八十年代的故事开头,他被这个家庭意味十足的词晃了一下,居然很舍不得摇头,看着小朋友真挚又期待的眼神,含糊地应了一声:“这个么……”

对方知趣地把剩下的问句都抹了,笑容里有一点心知肚明的意思,只末了挥手跟他再见时不着痕迹地瘪了瘪嘴。

 

现在的小朋友,太容易情绪波动了。

王凯不动声色地想。

太惨了,萌师哥师弟档是不是没前途啊。

本质cp粉小姑娘强颜欢笑,心里安慰自己:说不定另一半就是靳老师呢。

**

王凯走到自家小区门口,远远地看见个人影靠着箱子,怎么看怎么有点像亲师哥,他定定神,想自己恐怕真是思念过度产生幻觉了。

可还没等他静下心来再看一看,人已经拖着箱子走进了他。近了才看清对方裹在一件黑色棉袄里,黑色长裤加休闲鞋,拖个同色的行李箱,像从最深的夜里走出来的幻梦,笑容温柔,拥住已经傻在原地的青年蹭了蹭:“怎么,不认识我了?”

 

街上实在不好做什么,王凯把人拉回家,父母都已经要睡下了,听说是自家儿子要好的赶紧要收拾客房,王凯拦下说这么晚两个人凑合睡一间就是,被父母埋怨了几句太怠慢,还是靳东一再说不用麻烦,老两口才要回房,王凯妈妈还不放心:“我们凯凯啊,睡姿特别差。”

靳东笑着摆手说没事,心道这点他倒是……早有领教。

才进房锁上门对方就吻上来,几乎是恶狠狠地用缠/绵来诉说想念,含着舌尖吮了唇瓣,还趁着喘息的余地审他:“就站在我家门口,也不怕被围堵?”

“你不接电话,”靳东反过来指控他,被揪着再吻了一回合还在控诉,“怎么……大晚上送小姑娘回家?”

兴奋几乎是一瞬间冲上来的,他搂住对方的腰——外套早脱了,毛衣底下柔软得不得了——王凯叼住同样柔软的耳垂厮磨,声音像着了火滚烫:“就这么喜欢偷/窥我啊,师哥?”

小破车

-------------------------------------------------------------------

明天争取更《猫》QAQ

一个flag……

明天(或者后天)应该会更《猫》
最近心情比较好,非常想写丧一点的RPS现实向🌚
估计也是这两天会有  可能也许大概会有三观不正预警……吧
之前的点梗有在写 但肉复健好艰辛(ಥ_ಥ)写出来难吃到不愿意看第二眼………

啊半夜睡不着立flag 过两天发完文就删

【凯东】他是猫(4)

这文其实就是个脑洞胡乱拉扯着捏了个小甜饼(也不知道甜不甜orzzz)

时间线混乱 年龄缩小 两人未婚 私设如山

前文:他是猫(3)

--------------------------------------------------

体征多少反应一点情绪,靳东给他这么一说有些赧然,下意识抓了抓耳朵:“哦,我觉得冷的时候耳朵就这样。”

他讲这话时还装模作样地拉了拉被子——要不是因为话音还没落,他耳朵尖就心虚地抖了抖重新立起来,王凯几乎就要信了在26度空调风里裹着被子还冷的鬼话——毕竟是师哥,还是不要拆穿的好,他相当从善如流地起身拿遥控,靳东话收不回来,眼睁睁看着人把温度又往上加了一度,末了还转头体贴地问他:“27度够了吧?”

靳东赶紧点头。

王凯放下遥控,看一眼那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决定不让他误会自己的态度:“其实有尾巴真没什么,我的属性还会影响眼睛颜色呢。”

“哦?”靳东感兴趣地直起身,“什么样子?”

 

事实证明,好奇害死猫,并不是一句空话。

 

青年头上冒出来一对圆圆的浅金纹路兽耳,笑容里噙着一丝戏谑:“和你差不太多,都属猫科动物。”

大概是为了让人看清楚,他弯下腰来,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平素温柔无害的鹿眼此时呈棕黄色,大型猫科动物固有的奇异瞳色,仿佛撒了金粉,看上去冷漠又强硬,他又压得低,气息几乎拂在脸上了。

天知道他有多怕豹这种属性——他七八岁那会儿学书法,老师平时性格好不压人,但只要靳东落下功课就露出体征吓唬他:猫科属性是小概率事件,或多或少都有变异,变化时兽性比其他人反应得明显,同属性压制更是出了名的厉害,更何况猎豹对上奶猫,小朋友每次能被唬得白着脸去写字,豹子留下的心理阴影堪比从小听到大的各种吃小孩恐怖童话。

更何况凑这么近。

实在是逾矩了,那双猫耳都僵住了,瞟了王凯一下就急急别过眼去:“……看明白了,棕色的。”

“你怕我。”青年凑得更近,身影完全笼罩了他,似乎发现什么趣事似的,“为什么?”

他一只手撑在床头,饶有兴味地端详绷紧了身子连眼睛都不敢抬的男人,用打量猎物的目光:“你有尾巴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但你怕我的眼睛?”

他声音低下去,像一声叹息。靳东显然被这个虚假的难过骗过去了,他抬头想说“没有”,可他忘了,他们已经太近,容不下一个抬头的距离:他等于直接撞进了猎人的陷阱里。

太近了。

他甚至能看到那双暗金色的眼睛颜色危险地加深,能感觉到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和一点点增加的压迫力度。

 

古板又单调的闹铃响得可怕,被子里伸出来一只手摸索着要关,结果手机“砰”地砸在了地板上,闹钟响得更欢。这下最后一点睡意都没了。暴躁地关了闹钟,靳东坐起来一点,下意识看一眼身边,没人。

外面的估计是听见响动,敲两下门,靳东木着脸缩回被子里:“进来。”

青年身上还系着围裙,探进头来:“哥你醒了?”

他眼神透亮,没有欲望,也没有阴影,干干净净居家模样。

“刚醒。昨儿晚上,我没闹你吧?”靳东谨慎地挑了个词问他。

“没有啊,你昨晚睡得不好吗?”

靳东看着他一脸纯良,悲从中来。

怎么不好,可睡得太好了。

还做了个大梦呢。

-----------------------TBC------------------------------

靳老师可不要难过得太早

呜哇 我都忘了我这儿还有个以前用来开车(不是)的号子!!!宣传一下!!!!0722就是后天啦 有去的朋友想要这份无料吗🙈🙈🙈!!!交换无料哇吃的什么的都可以!!!!

了无痕:

😘

中华绘图铅笔:

【一个正经的无料宣传】
来自 @桃李有言  @了无痕  @中华绘图铅笔 的722楼诚only无料《绸缪》。
内收录《青瓷》《明楼王八蛋》《单方面失恋》《征人怨》(桃李有言)
《盐裹聘狸奴》(咸鱼粘锅)
《消逝》《一个不知所谓的故事》(了无痕)。
字数不多,但是我们三个人的心意,谢谢诸位的支持和喜欢。
共三十本,欢迎诸位索取,最好以交换方式。
绸缪,正是今夕何夕的徘徊,也是见此良人的欣喜。感谢他们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了最好的人。
对不起第一遍的《征人怨》打错成了证人,手癌晚期见谅。

点梗

没注意居然有248个粉了qaaaaq
非常惊讶……本来一直以为顶天也就50个粉……决定来个点梗吧qwwwq(250粉也不知道啥时候凑齐 干脆248的时候就开了)
因为这个小号基本只放了诚楼向 所以只接诚楼及衍生的点梗好啦(RPS也算进来)  
另,之前翻了的车基本是简书的,我简书帐号被封了😂正在想办法另辟停车场qwwwq
会有人点吗qwwwq
占tag抱歉!

【凯东】他是猫(3)

我终于回来了(。)
前文链接:他是猫(2)
仍然 OOC预警

王凯几乎没笑出来:“我不怕猫啊,猫特别……嗯,猫挺好的。”
他把舌尖上打转的“可爱”两个字吞下去。
“那你进来吧——等一下,还是做好心理准备,有点奇怪……”
一推门,人就坐在门旁边的床上,被子盖到腰,头顶上(不出意外地)多了两只尖尖的耳朵。他扭过头来,看到王凯时表情很镇定,但耳朵抖了一下:“……见笑了。”
王凯绷住表情,心里早放了百八十个烟花:“怎么了,这是收不回去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太久没试过,生疏了。”
王凯好笑:“这也能生疏?”看他苦恼得真心实意,想了想又道,“估计是因为酒。”
“也许吧……”靳东揉揉眉心,有点无可奈何,居然还转头安慰王凯,“没事,这我以前遇到过,最多也就一天——明天可能还得赖在你这儿了。”
他讲话时仰头看人,光就落进他眼睛里,一荡一荡的,哪里还轮得到人有拒绝的份。
第二天原有的应酬和聚会在王凯心里刚打了个水漂就被划拉进了拒绝项,他面不改色地讲瞎话:“行啊,明天正好我也闲在家。”
听到这话靳东反而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问他:“你觉得我这个……属相,奇怪吗?”
“不奇怪啊,猫虽然不太常见……”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条毛茸茸的黑色尾巴钻出被子,居然还摇了摇,像跟他打招呼。
“……”
靳东以为他是被吓得出不了声了,忧心忡忡看他表情:“你还好吗?”
我又不是没看过,王凯差点没跟他交代犯罪情况,赶紧憋住,看着对方一脸担忧顿时愧从心起,话都要讲不利索了:“我没事,这也正常,挺好的,没关系。”
可他这个表情明显不是在说没关系。还小的时候因为尾巴被人嘲笑戏弄甚至惊慌躲避的苦头留下的阴影太深,过了几十年也还是能让靳东心里咯噔一下,但早已经不是七情上脸的年纪,他把沮丧藏得很好,云淡风轻地跟王凯解释这个小变异:自生下来就有,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不大好看,所以他平时不肯暴露体征,怕吓着别人。
他讲着讲着发现对方目光不对劲,警觉地摸了摸头发:“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没有,”王凯偷瞄被抓包,吓了一跳,“就是…你耳朵,耷拉下来了。”

没有任何一种真正坚定的存在会被恶击垮 怨毒和谩骂终会回到它们的起点 伤害它们的主人 即使这等待过程显出荒唐和倒置 但我始终相信这一点
哪怕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但我觉得 爱和温柔才是永恒的

口罩老师的文章链接整理

QwwwQ

mockmockmock:

谢谢更新。新年愉快。


一個橙子有點橙汁:



弃权声明:




文章分类、排列顺序及其他所有解释权均归 @mockmockmock








注:更新于2017年2月8日




因为三次元的事情无声离开,却还是回来了。




转眼,从最开始整理口罩太太的文单,到现在,竟然一年了呢~








非常喜欢口罩的文——细水长流又甜得不得了,总是非常的温柔。楼诚相互信任,又相互依靠。他们是独立的个体,却又是彼此的港湾。 这些词快被我用烂了可是这就是我心中楼诚的样子  




我喜欢在LOFTER上看文,所以把链接整理出来,看起来方便。








口罩老师写的文有三个时间线。




第一个是别日何易时间线。




长篇:别日何易(正文及番外)、盐的故事。




短篇:花与少年、春风不改、青瓷。




口罩老师整理的时间线




别日何易版地图以及时间线




第二个是AYLI时间线 (现代AU)。




长篇:As You Like It(正文及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台丽)。




短篇:若干




第三个是原著/原剧时间线。












以下链接。








············别日何易时间线···········




JUSQU'À CE QU'ON SE RETROUVE




正文




维也纳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三)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维也纳 (终)




剑桥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剑桥(终)




南京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南京 (终)




巴黎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2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2 (终)




列宁格勒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列 宁格勒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列 宁格勒 (终)




断章·在风雨中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在风雨中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在风雨中 (终)




上海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上海 (终)




断章·茴香和白银的夜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二)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三)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终)




巴黎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9 (一)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巴黎 1939 (终)




苏黎世




别日何易 之 尾声 苏黎世 (一)




别日何易 之 尾声 苏黎世 (终)




番外




早秋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秋 (一)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秋 (终)




苦艾之夜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苦艾之夜 (全)




早春二月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春二月 (一)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春二月 (终)




春风不改




[楼诚] 春风不改




[楼诚] 春风不改 (二)




[楼诚] 春风不改 (三)




[楼诚] 春风不改(终)




后记




一个不算后记的后记




(全文下载:校对版全文








后来太太写的番外~




别日何易之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别日何易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2




别日何易 断章 雪松与大马士革 全




一个插不进大马士革但不写有点可惜(才怪)的梗








盐的故事




盐的故事 13/11/2015




盐的故事 (二)




盐的故事 (三)




盐的故事 (四)




盐的故事 (五) 




盐的故事 (五) 全




盐的故事 (六)




盐的故事 (七)




盐的故事 (八)




盐的故事 (九)




盐的故事 (十)




盐的故事 Extra Episode




全文下载:




盐的故事 Word版本




排版:




《盐的故事》和《一个AU》的排版PDF      




《盐的故事》修订版




补充:




盐的故事 回国前夜








短篇




青瓷




[楼诚] 青瓷




[楼诚] 青瓷 (续篇)




花与少年




【楼诚】花与少年




【楼诚】花与少年 终












············AYLI 时间线···········




As You Like It




PART 01 北京之夜




撞坏了文物你是要赔钱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01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1 全




哎呀我的好姐姐!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 全




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全




夏夜从你的唇边吻来的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全




老房子爱情故事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全




天气宣和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6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6 全




卿本佳人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7 全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 2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全




一千零一个秘密和唯一的爱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9




病中记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1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2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3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4




【楼诚】AYLI番外 病中记 全




PART 02 四海皆家




星夜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2




【楼诚】AYLI 番外 星夜 全




一个无题




AYLI番外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肉在这里(?)




节要过,饭更要吃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2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3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全




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2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3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全




PART 03 姑苏四时




梅花先趁小寒开




【楼诚亲情向】梅花先趁小寒开




【楼诚亲情向】梅花先趁小寒开 全




杏花消息雨声中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2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全




绿树浓荫夏日长




【楼诚】绿树阴浓夏日长




【楼诚】绿树阴浓夏日长 全




春来江水绿如蓝/杏花微雨湿轻绡




【楼诚】杏花微雨湿轻绡




【楼诚】杏花微雨湿轻绡 全




PART 04 小甜饼干




【楼诚】As You Like It 番外




这么喜欢看删掉的话后面那就补一点儿




【楼诚】AYLI番外 出柜这回事吧 II




【楼诚】出柜这回事吧 III








没有收到书里的~




长风几万里




【AYLI番外】长风几万里




【AYLI番外】长风几万里 2




糯米呀




【楼诚亲情向】糯米呀




西瓜呀




【楼诚亲情向】西瓜呀








【楼诚】A Summer's Day




【楼诚】 A Summer's Day 2








【楼诚】Winter's Tale




【楼诚】Winter's Tale 2




【楼诚】Winter's Tale 全








美人如花隔云端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2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3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4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5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6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7




【台丽】美人如花隔云端 8




TBC












············原著/原剧时间线···········




如此夜




如此夜




【楼诚】如此夜 II




【楼诚】如此夜 II 2




【楼诚】如此夜 II 全




毫不负责任的后续




【楼诚】如此夜 外篇 一蔬一饭




如此夜 III




如此夜 IV




如此夜 IV 2




如此夜 IV 3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猫与小黄鱼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吃茶去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桨声灯影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桨声灯影 全








蟹螯即金液








心花




【楼诚】心花




【楼诚】心花 2




【楼诚】 心花 全




【楼诚】心花 外一篇 金屋








············其他文章···········




一号AU




一个AU (全?)




一个AU的后续:向西边走去 (全)




二号AU




继续来写AU:桑拿




(排版:《盐的故事》和《一个AU》的排版PDF




三号AU




一只仓鼠




























整理了两个小时,可并不觉得很漫长——大概是因为心里有爱,自己又有这个强烈的意愿吧。




感谢口罩老师产粮,祝你情人节快乐。




于2016.02.14






【凯东】一个段子

应该算是个段子吧…时间线都是乱的 别介
新年太无聊了 好歹写一点 以下:

他过去没见过自己小师弟生气,至少戏外没有,反正老是笑嘻嘻的,一双鹿眼明亮干净,不笑也给人三分暖意。
这小子准差不了。第一次见面他就这么觉得了。鬼灵精的,有野心,也有实力,拍起戏来像不要命,凶的时候眼刀割得人生疼,透着一股子狠劲。
拍琅琊榜时他戏不多,常常闲着看人对戏,看得最多的恐怕就是王凯的戏份。
发冠束起来,暗赤长服,眼里蓄着火。
一看就是大半个钟,王凯下了戏换完便装第一时间跟他邀功似地讨烟吃:“哥我演得怎么样?”
“特到位。”他摸摸口袋,可惜地摊一摊手,“戒着呢,没带。”
王凯也不失望,拉着人坐到一边兴致勃勃地聊天,表演方式戏剧类别,天南海北理想现实,无所不聊。聊高兴了两个人满场乱绕,惹得侯鸿亮笑骂:“你们两干脆拜个把子认兄弟得了。”
他满不在乎地揽住青年:“本来就是亲师弟——是不是王凯?”
那时候人笑得乖,毛茸茸的头蹭在他脸侧,十足十毫无他想的好弟弟样子。

一直等《伪装者》拍完去喝酒庆祝那天他喝得半醉,王凯扶他回酒店时他才领教了这个师弟的另一面——
他醉得走不稳,倚在王凯肩上,只露了半边脸,酒意上头,眉眼更添了三分春色,下了车路过一条暗巷时有两小青年笑嘻嘻嘀咕这么漂亮的MB哪找的,他迷迷糊糊听得一头雾水,王凯却动了肝火,脸一沉声音冻得能掉冰渣:“滚。”
那两个人居然真给他镇住了,嘀嘀咕咕缩着伴墙溜回了一旁酒吧。他笑一声,口齿不清地夸王凯:“你不错。那什么…什么M…MB?什么东西?”
“没什么。”王凯揽紧他,加紧脚步往酒店赶。
可醉酒的人都比平日里难缠:“是、是骂我?”
“谁会骂你呢,师哥。”王凯瞥一眼他,勾起一个笑。
“那你气什么?”靳东大着舌头追问。
“他们眼神脏。”王凯想到什么似的,声音有点涩,“其实我也不好。”
“你好啊,怎么不好。”被扶着进了房间,靳东还在嘟嘟囔囔地,一个劲往人身上倒,鼻息全落在颈侧,暖融融的好像要溶进血液里。
王凯忍到了头,咬牙切齿地吻上去,含含糊糊地吼他:“这种不好!明白了么?”
靳东被这个吻一吓酒醒了大半,一个激灵下意识推人:“你干什么!”
王凯松了手,可眼睛都是红的:“我就是说这个脏,你懂了?”

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家师弟根本不是什么楚楚的鹿。
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猎人。
他圈养了一头猛兽,而非驯服了一只幼鹿。

后悔还来得及——青年已经失魂落魄地要去开门,故事还没成型,离悬崖还有一段距离,插曲可以一笔勾销,从今以后仍是楚河汉界,情爱不得出头之日。
放弃是对的。沉默是对的。拒绝是对的。
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回来。我没说你脏。”